滋味小說網
滋味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孔雀先生 > 第十章

孔雀先生 第十章 作者 : 寄秋

    “等、等一下,布告欄貼的這一張紙是什么鬼東西?快把它撕下來丟到垃圾桶,別嚇到其他病人。”

    沒看見,她沒看見……秦雪緹拼命自我催眠是瞎子,沒瞧見青天霹靂的“惡耗”。門呢?要盡早先溜為快。

    咦!怎么有墻……呃,是護理長,她胸前的偉大還真是讓人自慚形穢。

    “秦醫生,那是院長特意下達的人事命令,指定你即日起為本院代理院長。”

    “許護理長,我平日待你不薄,有必要為難我嗎?”大家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不就得了。

    “什么叫院長跑了?”她有點難以理解。

    頭好痛,快裂開了,誰給她一顆止痛藥。

    “咳!院長說他長期為醫院勞心勞力,身心不堪負荷,積勞成疾,因此醫生的專業建議自放個長假。”院長這招跟誰學的,秦醫生應該心里有數。

    “他有說到哪去嗎?”那個死老頭可真敢呀!闖了禍之后居然撒手不管,一走了之。

    要是沒有他在一旁推波助瀾,那個龜孫子趙子統哪敢膽大妄為,對她出手。

    一時良心發現不代表無罪,老狐貍早就知道兒子的行為偏差,卻沒有及早通知她此事,可見居心叵測,有意弄假成真。

    哼!謗本是畏罪潛逃,不敢面對她,丟下一堆爛攤子讓她忙到焦頭爛額,自然沒空閑追殺他。

    “沒留言,但他留了一封信給你。”盡責的許護理長取出折疊整齊的信封,準備交給代理院長。

    “信……”她瞪著白色標準信封,遲遲不肯接下。

    “秦醫生……”

    “不要叫我,我不看,我絕對不看,一定有陷阱,把信拿去燒了,別讓我看見,順便叫人來做法,把院長的魂魄調回來,對了,秀慧她爸是師公,叫他來驅邪,我們醫院有臟東西……”

    “秦醫生,你在歇斯底里。”要不要給她一針鎮定劑?她看起來很焦慮。

    “歇斯底里……”她慢慢地平靜,而后苦笑。“如果你莫名其妙當個代理院長,你不會有捉狂的感覺?”

    “不,我會很高興。”可惜她沒那個命。

    “……那換你來當。”燙手山芋,誰想要誰拿去。

    從幸福鎮回來后,不可否認的,她的確愛上當地的悠閑和慢步調,她原本想縮減看診時間,一個星期只排三天門診,其他四天便是放松身心的充電期。

    再者,她也不放心把漂亮的男友丟在一群豺狼虎豹中,雖然他信誓旦旦不亂瞄女生,不放電,可是公孔雀怎么可能不開屏,沒人注意他,他大概會得憂郁癥。

    以前太忙了,錯過路上不少好風景,所以她決定不要太拼命,給自己一個戀愛空間,享受當女人的樂趣。

    許護理長看了她好一會,然后——

    “親親雪緹吾徒,都是我對不起你,沒能把你當成女兒照顧,還讓你險些遭孽子毒手,在此我愧疚不已,無顏再見愛徒你,今日東去反省自身,三日不啖肉以凈其心……”

    “等等,你為什么知道信的內容?”難道是兩人有……奸情?

    “因為院長用念的,我負責寫,而且,”她忽然轉過身,抱出一紙箱。“一共一百五十封,我寫了將近五個小時。”

    許護理長的表情像是咬牙切齒。

    “難怪你背得出來。”秦雪緹忽生同情的看向她纏著彈性繃帶的指頭。“所以你的手發炎是握筆過久?”

    “沒錯。”所以你更要接任代理院長一職,否則就是對不起我。

    這是兩碼子事,不能混為一談.“許護理長,我有事先走一步……呃!請問你們在干什么?”

    才想借詞離院的秦雪緹剛走一步,四名非常“粗勇”的護士分由兩側架住她。

    “不好意思啦!秦醫生,院長說只要我們看住你,他每個月多加我們五千塊薪水。”人為財死,鳥為食亡嘛!

    這些見錢眼開的死丫頭,枉費她平時的疼愛了。“Miss劉、Miss張、Miss王、Miss徐,你們幾個我記住了。”

    不是不報,只是時候未到,早晚調她們去清理病人的便盆。

    秦雪緹根本是被架著走,她先是巡房,然后代理院長審核幾份文件,又被迫開了三場會議,視察整個醫院的運作后,她一路走回門診,準備看診。

    可是……

    今天的醫護人員和病患是怎么回事,為什么每個人看她的眼神都怪怪的,而且看了她一眼后又馬上低下頭偷笑,如此重復再重復?

    難道是她醫生袍上沾上了穢物,還是頭上長了一朵花,惹得大家竊笑不已?

    得不到答案的秦雪緹渾身難受,大家臉上詭異的笑容實在太刺眼了,不捉一個來拷問,她會先憋死。

    “哦!你到泌尿科門診一看就清楚了,我們呀,一言難盡!”

    一言難盡……

    這算什么回答,想考她智商有多高嗎?

    明明很想知道這一票人到底在搞什么鬼,秦雪緹還故作慢條斯理,一步一步的走到診療室。

    沒什么異常呀!只有一顆大光頭……

    咦!大光頭?

    為什么有人理顆大光頭來掛號?等等,上面有寫字……今生今世?

    “嘿!我的輸尿管,你今天真是容光煥發,艷驚四方,我為你沉醉,我為你傾倒,我為你上山下海,每天捕捉日月星辰為你綴上新衣服……”

    “等一等,請問你是哪位?”她還算冷靜的問道,眼前的一大束玫瑰花遮住她所有的視線。

    “是我啦!寶貝……啊!不能喊你寶貝,也不可以叫親愛的、小心肝、甜心……哇,真的很難耶!你幫我挑一個順口的。”

    這聲音、這口氣、這調調……“康劍南——”

    秦雪緹一把撥開盛放的紅玫瑰,頓時傻眼,這顆光頭的主人竟然是他?

    天啦!誰來扶住她,她快暈倒了。

    “寶……雪緹,我很帥吧!非常有男子氣概。”康劍南耍帥地一撫光頭,做出很屬的表情。

    吸口氣,再吸一口……“請問這位先生,我們很熟嗎?”

    “咦!你不認識我嗎?是我呀!你的男朋友,宇宙無敵超級大帥哥,天下第一美男子是也。”他耍寶地比了黃飛鴻的手勢。

    “你的頭發怎么了,被狗啃了嗎?”她忍不住狂吼。

    他笑得痞痞的。“我不是跟你打賭輸了嗎?愿賭服輸,光溜溜的很舒服,洗頭不用洗發精,水一沖就涼爽。”

    “我只是要你剪頭發,不是剃光頭。”難道是她的表達能力退化了,才會導致他的誤解?

    真是這樣,該檢討的人是她。

    當初她確實和他打了個賭,如果她能揪出他前女友的真面目,他就得把美得出奇的長發剪掉。

    可是,她只是說說而已,沒打算當真,畢竟那那頭黑得發亮的頭發頗為賞心悅目,看久了也順眼,沒想到他倒大氣,一根不留地剃得干凈。

    “順便嘛!反正要剪就剪得俐落點,你不覺得很炫嗎?”十個人當中有九個回頭,看他有多風光。

    “嗯!炫,很炫,非常炫……”秦雪緹每提一句,康劍南的嘴就揚高一分,得意得快要飛上天了。

    “炫你的頭啦!你左臉上給我寫什么字,怕我名氣不夠響亮,幫我打知名度嗎?”

    他馬上不滿地一回。“是你說不能說那三個字嘛!所以我直接用寫的,你一眼就能看見我心里的秘密。”

    左邊臉是,秦雪緹;右側臉則是,我愛你;全起來是,秦雪緹,我愛你,今生今世。

    多感人呀!把對女友的濃密愛意寫在臉上,試問有幾人做得到,豈不叫人感動萬分。

    可如果你是女主角,那可就不是感動了,而是快氣炸了。

    “立刻去洗掉,還有,把你的頭發留回來,少一根我就在你的手臂上劃一刀,集滿“正”字……等等,你去刺青——”人家刺龍刺鳳,他刺了一只……加菲貓?

    “不是啦!我怕痛,這是畫上去的,很逼真吧!”他得意揚揚,獻寶地興高臂膀。

    “還逼真……”

    是逼她發瘋。

    “真的很抱歉,小時候沒教好他,長大后又管不動,放牛吃草,才會養成他不正經又散漫的個性。”

    養子不教,你之過。

    “你們是?”

    秦雪緹微訝地看向外表完全不登對的夫妻。

    腦海中浮現一句話——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

    “我爸媽啦!因為醫院人手短缺嘛,我爸剛好是醫生,我媽有藥劑師執照,所以我就叫他們把那間破診所收起來,來這里幫你忙。”

    瞧,他是多體貼的男友,窩心呀!

    “你爸媽……呃!伯父、伯母好,我是雪緹,是劍南的女朋友。”一遇到長輩,她的態度就顯得恭敬。

    一道柔嫩的女音輕笑著。“我知道你,阿南說你是他未來的老婆。”

    “伯母……”未來表示不確定,她還在考慮中。

    秦雪緹很想問清楚,為何五十多歲仍美得像三十歲出頭、皮膚白皙的氣質美女,會嫁給又矮又胖,黑得有如木炭的老男人?

    “我媽跟我一樣漂亮吧!我遺傳到她所有的基因。”

    康劍南環著母親肩膀。母子倆看起來像一幅賞心悅目的畫,美不勝收。

    “你怎么不把家也搬來……”她小聲的咕噥。

    “我爺爺過些時日也會上來,他在安排土地買賣的事情,對了,忘了告訴你一件事,我們買下醫院旁的空地,準備蓋SPA,等你看診看累了就可以來按個摩、修修指甲、做臉部保養,我最近對化妝很感興趣,你來當我的第一個客人……”

    看他不自覺揚起蓮花指,秦雪緹的頭越來越痛了,她撫著額,嘆息。

    “我告訴你們喔!這里是鬼屋。”

    “哦!那又怎樣,你不是最怕鬼?”

    “……是啦!我是很怕那個,拜托你別提那個字,很忌諱耶!你不提不會有事,可是一提等于在叫喚他們,很有可能就出現在我們身后……”喝!怎么后頭涼颼颼的?

    “苗家阿慧,你在耍我們嗎?”她不知道她們很忙嗎?還敢拿她們當白癡耍。

    “哪有,我是帶你們來探險耶!這間房子的磁場敝怪的。”上一回她來時就有所感應了,不過有命犯七殺的男友在,魑魅魍魎不敢靠近。

    “說實話。”她不想聽廢話。

    “幻月,你的疑心病真重,當律師的人都愛疑神疑鬼嗎?”苗秀慧用手肘頂頂身側一位戴眼鏡的女人。“知秋,你告訴她,我有多么關心你們的身體健康……喂!你不要一直看書,小心把眼睛看瞎掉。”

    推了推眼鏡,知性美女開了尊口。“苗阿慧,你最好老實說,我們不想殺人滅口。”

    “你、你們……哼,好啦!認識太久的結果是什么也瞞不了你們,上回我來找雪緹時,不小心把把仲豪送我的鉆石手鏈給弄丟了,所以我才來找找看。”

    “你要我們幫你找手鏈?”蘇幻月的聲音略揚,充滿難以置信。

    “呵……順便嘛!舉手之勞。”她笑得很心虛。

    “幻月,我忽然覺得今晚的月亮有點圓。”適合變身為狼人。董知秋的語氣很冷。

    “這里是鬼屋,殺了她也不會有人知道,人家會以為是冤鬼索魂。”她居然敢因為這點小事麻煩她們。

    “哎呀,你們別這樣嘛!我是擔心仲豪認為我不在乎他才弄丟了手鏈,你們是我最好的朋友耶!當然要……喝!有……有沒有聽見?”出、出來了。

    “你又見鬼了呀!”真是的,鬼有什么好怕,人比鬼更可怕。

    “幻、幻月,有聲吟聲……”很輕微,從墻壁中傳出。

    蘇幻月很不耐煩地朝她后腦勺一拍。“東西趕快找一找,再羅唆,我把你關在屋里,讓你跟鬼作伴。”

    “嗚,好兇……”

    怕真被一個人留下,苗秀慧很認真地找尋掉的手鏈,而其他兩人也沒閑著,幫忙翻翻找找,雖然她們很想把她宰了。

    沒多久,鏈子在沙發夾縫中被找到,三人的“探險”活動告終,歡歡喜喜地離開。

    “唔!疼……疼……這些孩子真是不像話,老人家跌倒了也不扶一下。”噢,閃到腰了啦!

    跑來度假兼逃難的趙院長艱難地從跌跤的衣柜爬出來,一手扶著腰。

    所謂最危險的地方也就是最安全的地方,絕對不會有人想得到他借住在雪緹她姑媽的房子。

    “是呀!真沒禮貌,來到人家家里都不用打招呼。”世代變了,孩子也跟著學壞了。

    一道隱隱約約的白影忽地浮現。

    “對呀!她們的父母不知是怎么教的……”呃!為什么有老婦人的聲音?趙康寧微瑟地回頭一看。“你、你是誰?”

    梳著發髻的老婦一比房子。“我是這房子的主人。”

    “你、你是鬼?”

    咚地!

    昏倒。

    —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滋味小說網繁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說網簡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孔雀先生最新章節 | 孔雀先生全文閱讀 | 孔雀先生TXT下載
大乐透走势图5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