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說網
滋味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心機大師~老四是鬼才 > 第十章

心機大師~老四是鬼才 第十章 作者 : 金萱

    “未央。”

    聽見來自身后的呼喚,凌未央停下腳步回頭,只見周美芽正向她小跑步過來。

    她愣了一下,有些微訝。

    自從上回到她家去探病餅后,她們的關系不知是因為尷尬還是怎的,已漸行漸遠,除了公事外,幾乎沒了其他交集。不知道她這回突然找她,是為了什么事?

    “你要回家了嗎?”周美芽停在她面前問道。

    “對。”她點頭道。

    “晚上沒有要和男朋友約會嗎?”

    “沒有。他晚上有事。”雖然不懂她怎么突然這樣問,凌未央還是老實的回答她。

    “太好了,這樣你就可以和我一起去吃飯了。”周美芽笑逐顏開的對她說。

    凌未央眨了眨眼,不確定的看著她。“吃飯?”

    “其實我一直想找機會請你吃飯。”周美芽說。

    “為什么?”她不懂的問。

    “就是上回的事呀,我一直想找機會好好的跟你道個歉。”周美芽帶著些許窘態,對她微笑道。

    “上回什么事?”她愈講,凌未央愈感茫然。

    “就是上回到你家去探病時,我對你和你男朋友說了一些不該說的話,真的覺得很抱歉。”

    原來是這件事呀。凌未央恍然大悟的對她搖頭道:“我都已經忘記了,你也別想那么多。”

    “可是我還是覺得很抱歉,所以晚上就讓我請你吃頓飯,做為賠禮好不好?”

    “不需要這樣,美芽。”她搖頭道。

    “拜托。這陣子我尷尬到快要沒臉面對你了,你不讓我請這頓飯,挽回我們的友情,我會一直介意到死的。和我一起吃頓飯好不好,未央?拜托。”周美芽雙手合十的求道。

    凌未央猶豫不決的看著她,忽然想起了賀子躍要她離周美芽遠一點的交代。

    傷腦筋,怎么會在這時候想起來呢?

    雖然她從來都不覺得周美芽會有什么危險性,但賀子躍也不是一個會無中生有、閑來就無事生非的人,尤其事后,他還不只一次向她詢問過這件事,感覺真的很詭異。

    “改天好不好?”她又猶豫了一下才開口說,“晚上我有其他事了。”

    “你不是說今晚沒約會嗎?還有什么事?”

    “家里有些亂,我想趁今晚有空打掃一下。”她臨時只能想得到這個借口。

    “我還以為是什么大事呢。要打掃隨時都可以,明天、后天、大后天都行呀,并不是非今天不可。”說完,周美芽一把勾住她手臂,直接拉著她就是往前走。

    “美芽,我……”

    “不準說不。”周美芽打斷她,拉著她走的腳步沒停,嘴巴也繼續說:“我知道一間很棒的餐廳,包管你吃了之后會贊不絕口,覺得不虛此行。以后你也可以帶你男朋友一起去吃,真的很贊,所以不要拒絕我啦。”

    “那……先讓我打通電話好不好?”知道拒絕不了,凌未央只好妥協的說。

    “打給你男朋友嗎?上車再打啦。”

    因為周美芽直接將她拉到路邊去,所以凌未央以為她所謂的車是計程車,沒料到停在她們面前的,卻是柳大權的車。

    “柳大權?”她當下震驚,不由自主的脫口驚呼。

    “他和我一樣都想向你道歉。來吧,上車。”周美芽為她拉開后座的車門。

    凌未央突然有種忐忑不安的感覺,覺得自己此去有可能會兇多吉少,不禁有些退怯。

    “美芽,我……”她想往后退,手肘卻突然被周美芽抓住,緊接著,腰背上便傳來一股推她彎腰往前坐進車內的力道。

    她因太過驚愕而來不及反應,等回神時,人已被隨后坐進車里的周美芽擠進車內。

    車門“砰”地一聲關上,油門一加速,車子上路,她就這樣被“挾持”了。

    現在怎么辦?凌未央問著自己,同時努力不動聲色,不露出任何驚慌失措或害怕恐懼的表情。

    天啊,這兩個人到底想干么?他們不會是想綁架她,然后再向賀子躍勒索吧?

    可是,他們不是不知道賀子躍是有錢人嗎?所以他們到底想干么?毒打她一頓?逼良為娼?先奸后逼婚?

    最后一個想法,令她渾身猛然一僵,差點沒驚喘出聲,還好及時忍住。

    不!不會的,她迅速地告訴自己。他們應該清楚她的個性,即使用手段得到了她的身體,她也絕不會就此認命屈就的。

    車內異常的安靜,三個人都各懷心事,直到餐廳到了,周美芽將她拉下車,讓柳大權開車去找停車位。

    看著眼前的餐廳,因意外而呆若木雞的凌未央已經不知道該有何想法了。

    然后,他們真的進入了餐廳點菜吃飯,氣氛雖然有一點不自然和尷尬,倒也無傷大雅。

    所以,他們真的沒有惡意,完全是賀子躍想太多了?

    凌未央才這么想而已,坐在她旁邊的周美芽,便突然緊緊地握住她的手,把她嚇了一大跳。

    “未央,求求你!”

    什么什么什么?這是怎么一回事?

    “美芽,你這是干什么?你要求我什么?”她一臉吃驚的問道。

    “求你原諒我們,放過我們吧!”周美芽激動的緊抓著她的手說。

    凌未央感到莫名其妙,完全搞不懂她在說什么。

    她抬頭看向同桌,坐在美芽對面的柳大權,希望他能指點明燈,怎知他一見她抬頭看他,立刻也將雙手平貼在桌面,頭整個低垂下來,“叩”的一聲撞上桌面。

    “對不起,求求你。”他懇切的求道。

    凌未央張口結舌的看著這兩人,真的是丈二金鋼完全摸不著頭緒。

    “你們先別這樣,把話說清楚,我根本就不知道你們在說什么呀?”她皺眉道,臉上有著茫然的表情。

    “你不知道?”周美芽目不轉睛的看著她,好似想看清楚她說的是實話還是謊話。

    “不知道。”凌未央不閃不避的回視著她說。

    似乎確定了她沒有說謊,周美芽反倒有些不知所措,轉頭去看柳大權,好像在問他現在該怎么辦?

    柳大權眉頭緊蹙的猶豫了一會兒,這才低下頭歉聲說:“這件事賀子躍先生完全知情,請他告訴你好嗎?因為我們實在是羞愧到難以啟齒。對不起,請你原諒我們,我們以后再也不會動這種歪腦筋了,對不起。”

    “對不起。”周美芽也一起低頭道歉。

    凌未央來回看著他們倆,真的是滿臉問號。

    賀子躍完全知情,而她卻完全不知不覺的事?

    到底是什么事呀?

    大概是不小心等到睡著了,凌未央在賀子躍熱情的撫觸下聲吟著醒來,隨即就被卷入他的激情狂愛之中,好久以后才有辦法開口說話。

    “你回來了。”這是她開口的第一句話,總是這句話。

    自由業的賀子躍和朝九晚五的她不一樣,上下班時間總是沒有一定,尤其在遇到靈感涌現時,忘了回家睡覺也是常有的事——這是卓越豐說的。

    但她搬來與他同住之后,這情形倒是還沒碰過,只遇過幾次像今天這樣,有人跑來找他開會,徵詢原創者的想法與意見,他才不得不讓她自個兒上樓回家來。

    而面對比她晚踏進家門的他,她總習慣對他說上這么一句“你回來了”,接著他便會眉開眼笑的回她“我回來了”,然后吻上她,她也跟著開心地笑。

    “我回來了。”說完他低頭吻她,她果真滿足的微笑了。

    “幾點了?”她柔聲問他。

    “一點。”他答道,然后又吻她一下。“抱歉,吵醒你了。”

    “你才一點都不覺得抱歉呢。”她似笑非笑的斜睨著他說。

    “對。”他立刻咧嘴承認。

    她翻了翻白眼,覺得好氣又好笑。

    “睡吧,明天還要上班呢。”他再吻了她一下,伸手準備將床頭燈熄滅,卻被她阻止。

    “等一下,我有個問題想問你。”她坐起身來。

    “什么問題?”他隨她坐起身來,將她擁到胸前,環抱著她問。

    “你對柳大權和周美芽做了什么,讓他們跑來求我原諒?”她轉頭問他,好讓自己能看見他臉上的表情。

    “他們跑去求你?”他嘴角輕揚,神情仿佛有些諷刺。

    “對。”

    “還真是能屆能伸呀。”這回,就是明明白白的諷刺了。

    “你到底對他們做了什么?”她真的好奇死了,愈想愈覺得一定是他做了什么,才會讓柳、周兩人有此反應。

    這個男人絕不會在明知有人可能會危及到她時,卻只是出聲警告,要她自己小心一點而已,她早該想到的才對。

    “還有,為什么他們要求我原諒他們?他們有做什么對不起我的事嗎?”她再問,還是想不出自己到底遺漏了什么該知道卻不知道的事。

    “你呀,看起來精明,其實笨笨的。”他伸手輕撫著她柔細的臉頰,有些嘆息的說。

    她無法否認。

    “在我回答你問題之前,先告訴我,你有沒有想過要辭掉現在的工作,專心做我的閑妻良母?”他柔聲問她。

    “你希望我結婚后,在家做專職的家庭主婦嗎?”她認真的看著他,不答反問。

    “我對這件事沒有所謂的希望,只要你覺得快樂、高興就好,我不會干涉你的決定。”他輕輕地搖了下頭,告訴她。

    “既然如此,為什么突然問我這個問題?”她不解。

    “因為倘若你還想繼續現在這份工作,我認為不知道對你而言比較好,畢竟你每天都還得面對那兩個人。”他語重心長,誠懇的對她說。

    “你這樣說,要我怎么止住好奇心?”

    “很簡單,因為你不會探入隱私。而這事雖和你有關,但與那兩個人不可告人的隱私也息息相關。”他嘴角輕揚的微笑道。

    “既然是他們不可告人的隱私,你怎么會知道?”

    “有錢能使鬼推磨。”他繼續微笑,樣子看來有些壞壞的,又有些嘲諷。

    凌未央再度無言以對。

    不過他是真的了解她,知道她對于別人的隱私,總是抱著非禮勿聽、非禮勿言的態度,即使有人說了,她都不見得會去聽,又怎么好奇的去挖掘呢?

    既是不可告人,就是不想讓別人知道。她也有過不可告人的秘密,自然能將心比心。

    “既然如此,那就別說了吧。”她頹然的放棄道。

    “你只要知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就好,其他的事,都交給我就行了,我絕對不會讓任何人欺負你、傷害你。”他吻了吻她,柔聲保證道。

    凌未央看著他臉上的深情與溫柔,心里一陣柔軟,感覺一股暖意自心里流泄出來,逐漸蔓延至全身。

    情不自禁的,她驀然在他懷里翻身與他面對面,雙手繞過他腋下,將他整個人抱得結結實實的,臉蛋也平貼在他的胸前,在他心上。

    “干么?”他對她突如其來像個孩子般的舉動感到有些不解,又有些好笑。

    “我好高興。”她啞聲說。

    “高興什么?”

    “能和你再續前緣。”

    “只是高興而已嗎?”他嘴角高高揚起。

    “高興、開心、慶幸。能愛上你,并為你所愛,我真的不知道該感謝上蒼,還是該感謝你。”

    “當然是感謝我。”他大言不慚的接聲道,令她遏制不住的低笑出聲。

    “謝謝你愛我。”她說。

    “不客氣。”

    “也謝謝你無所不用其極的拿我弟來威脅我,令我束手無策,只能傻傻中計,讓你甕中捉鱉。”她以帶笑的嗓音說道,原是想讓他尷尬一下,沒料到他竟也能接口——

    “不客氣。”理所當然的語氣。

    她又悶笑了起來,這個男人實在有夠厚臉皮。

    但也因如此,他才能活得這么我行我素、自由自在,不是嗎?重點是,他也有這個本事。

    “別笑了,該睡了,你明天不是還要上班嗎?”說著,他輕輕地拉開她,伸手關掉床頭燈?躺平之后才又將她摟回懷里。“睡吧。”

    “嗯。”抱著他,她滿足的閉上眼睛,慢慢地沉入夢鄉。

    “來央,親愛的……”

    “嗯?”

    睡夢中,凌未央她似乎聽見有人在呼喚她,閉著眼睛,迷迷糊糊的應了一聲,感覺那聲音好像還說了什么,她卻聽不仔細。濃濃的睡意鋪天蓋地的籠罩著她,讓她又迅速沉入睡眠中。

    再度醒來時,她感覺有疲累,不像剛睡飽,反倒像是睡沒多久就突然被人吵醒一樣。但放眼看去,四周卻是一片寧靜。

    沒人吵她呀,為什么她會覺得還睡不夠?覺得累累的?

    懶懶地躺在床上,她閉著眼睛想這個問題,突然想到昨晚和賀子躍聊到三更半夜……一定是這個原因啦,才會讓她覺得疲累,像是睡不飽。

    以后她可得要記住,不能再這樣了。

    好想繼續睡呀,可惜不行,她得起床準備上班了。

    現在幾點了?沒聽到鬧鐘響,應該還早吧?換句話說,她只睡了四、五個小時而已,當然會累呀。

    深深地吐了一口氣,她強迫自己睜開眼睛,從床鋪坐了起來,然后,她忽然發現應該要在她身邊睡覺的枕邊人不見了。

    他起床了?怎么會?他睡得明明比她還少,怎么會這么早就起床呢?會是為了什么事?

    帶著疑惑與不解,她側身下床,視線自然而然的瞥向床頭柜上的電子鬧鐘,在看見上頭顯示的數字時,瞬間瞠目結舌,一整個被嚇呆。

    她動作迅速地伸手將鬧鐘抓到眼前看個仔細,只見那上頭。真真切切的顯示著12:03。

    是賀子躍在跟她開玩笑嗎?還是現在真的是中午十二點零三分了?她不可能睡到中午十二點,還覺得累呀?

    她急忙將鬧鐘放回床頭,將衣服穿上,跑到客廳去看外頭的時鐘。

    十二點零五分,她沒看錯,即使她真的看錯了,窗外日正當中的明亮陽光也證明了現在真的是中午時分。

    怎么會這樣呢?她怎么可能這么會睡,又不是被豬附身了?

    在她欲哭無淚之際,大門發出“喀”的一聲,被打開了。她轉頭看去,只見賀子躍提著一個紙袋走進屋里,看見她,對她微微一笑。

    “你起來啦。”他說。

    “是不是你把我的鬧鐘關掉的?”她忍不住的皺眉問他。

    “是我關掉的,因為它把我吵醒了,卻吵不醒你。”他將大門關上,走到她面前,伸手探了探她額頭的溫度,一臉憂心的凝望著她,柔聲問道:“你覺得怎么樣?有哪里不舒服嗎?”

    “為什么這么問?”凌未央眨了眨眼,不解的看著他。

    “因為你看起來很累,還有早上不僅是鬧鐘叫不醒你,我也叫不醒。”他眉頭緊蹙的說。“待會兒午餐后,我們去趟醫院。”

    “干么去醫院?我又沒事。”她怔了一下,急忙開口說。

    “沒事會昏睡叫不醒?”他一臉嚴肅的瞇眼道。

    凌未央無言以對,因為她也覺得自己好像有點怪怪的,但卻又說不上來是哪里怪。

    可是這樣莫名其妙就跑去看醫生,要掛什么科呀?而且,醫生若問她怎么了,她也回答不出來,這樣真的很糗。

    “讓我休息一天,明天早上若還覺得怪怪的再去好不好?”她勾著他的手臂,貼到他身側撒嬌道。

    “不行。”他嚴正的拒絕。

    “可是我連自己哪里不舒服都不知道,去醫院你要我掛哪一科?”她嘟嘴說。

    “先掛家醫科,確定問題出在哪后再去掛其他科。”他毫不猶豫的答道。

    凌未央呆了一呆,一臉驚奇的看著他。“你平常不是連醫院都不去,怎么會知道這些?”

    “為了你,還有什么事難得倒我的?我會為你變成一個無敵情人。”他深情款款的對她說。

    她不由自主的臉紅了,嬌柔地瞠他一眼。他不害臊,她都不好意思了。

    “吃飯吧。樓下好心多叫了兩個便當給我們,你看看菜色,不想吃就別吃,我們待會兒到外頭吃。”他將手上的提袋放到客廳桌上,將便當從袋子里拿出來,打開給她看。

    凌未央靠上前,一股來自便當的飯菜味倏然撲鼻而來,她突感一陣反胃,當場吧嘔了起來。

    “嘔!”

    “怎么了?怎么了?”賀子躍被嚇了一跳,急忙扶住她。

    凌未央想搖頭,但另一股更深沉的反胃感又直沖喉頭,使她反射性的捂住嘴巴,將他推開,轉身就往廁所的方向奔了過去。

    “嘔!嘔!”她抱著馬桶狂吐,將胃里殘存的東西全吐了出來,才感覺好像好一點,雖依舊全身虛脫無力。

    “親愛的?”

    聽見他的聲音,她轉頭看去,本想對他扯個微笑讓他知道自己還好的,怎知卻反倒被他面色蒼白的模樣給嚇了一大跳。

    “你怎么回事?哪里不舒服?”雖然有些沒力氣,她還是以最快速度趕到他身邊,扶住他著急的問道。

    他瞪著她,看起來有點被嚇呆了。

    “這句話應該是我問你的,你是怎么回事?為什么會吐?哪里不舒服?”他倏然回神,緊張的扶握住她的腰身與手臂,面無血色的緊盯著她問道,音調不自覺顫抖。

    “我沒事。”她虛弱地笑道。

    “沒事會吐成這樣?”他惱怒的說,接著猛然彎腰,一把將她抱了起來。

    “啊!”她驚叫一聲,發現他正筆直的將她往大門方向抱去,她急忙開口叫道:“你要干么,子躍?我身上穿著睡衣,連內衣都沒穿呀。”她不得不提醒他。

    他僵住,猛然停下腳步。

    “你要送我去醫院,好歹也先讓我換件衣服吧。”她嘆息的說,莫名其妙的突然有股想笑的欲望。“你先放我下來,我真的沒事,而且……”她頓了頓,有絲不確定的說:“我好像知道我的身體出了什么問題了。”

    “什么問題?”他轉身,將她拖往臥室換外出服。

    “我可能懷孕了。”她猶豫的說。

    他再度猛地停下腳步,迅速的低下頭來,雙眼因震驚而瞠大,因驚喜而閃閃發光,和他蒼白的臉成為明顯的對比。

    “你說什么?”他目不轉睛的緊盯著她,沙啞的問道,怕自己聽錯了。

    “這只是我猜的,你先不要抱太大的希望,我怕你會失望。”她看著他,有些羞赧的柔聲說。

    莫名其妙的覺得疲憊、聞到食物的味道就反胃、再加上那日期……如果她猜得沒錯的話,大概八九不離十了。

    “你永遠不會令我失望。”他專注的看著她說。

    “即使沒懷孕也一樣?”她問他。

    “即使沒懷孕也一樣。”他堅定不移的點頭。

    她驀然微笑了,嬌聲道:“那你還愣著干么?快抱我回房間換衣服,我們不是要去醫院嗎?”

    “遵命,親愛的。”他咧嘴道,腳步突然變得輕快了起來,抱著她走進臥室。

    看樣子,這下他們不用煩惱要掛哪一科了,找婦產科就對了!

    呵呵呵呵呵……

    【本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滋味小說網繁體手機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說網簡體手機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心機大師~老四是鬼才最新章節 | 心機大師~老四是鬼才全文閱讀 | 心機大師~老四是鬼才TXT下載
大乐透走势图5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