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說網
滋味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逸品丈夫 > 第9章

逸品丈夫 第9章 作者 : 陳毓華

    看見并排的車子,自小睡中醒來,手牽著手,一邊走一邊談天說笑的兩人發現了車庫數量驚人的名車。

    “什么時候來了這么多客人?”

    紅色保時捷、法拉利、黑蓮花、布加迪,蓋文開回來的藍寶堅尼,還有一臺有點年紀的小貨車。

    “開黑蓮花的是我大哥,法拉利是老四的車,保時捷是老三的,都是一堆悶蚤。”蓋文笑著說,礙于身份,他平常的公務車是雙B,但如果他自己出門,喜歡開馬自達。

    “那賓利呢?”

    “我爸媽的。”

    最蚤包的人應該是這個大當家的吧。

    她認得這臺布加迪,至少要六百萬起跳,把一幢房子開在路上跑,有錢人的想法真的很另類。

    她纖指一點。“小貨車不會也是你家人的吧?”

    “那是我弟妹的生財器具,很明顯他們是分頭回來的,所以才開兩臺車。”他如數家珍的道。

    “今天是家族聚會嗎?”她什么心理準備都沒有耶,要是早知道,她起碼可以先去做個美美的頭發,換件稱頭一點的衣服,不是穿著上班的服裝。剛剛在大樹下又睡了一覺,這下子……這下子她還有臉見人嗎?

    “放輕松,你太僵硬了,就只是大家吃吃飯,別緊張、別緊張。”他撫摸她僵硬的脊背,試圖安撫她緊繃的情緒。

    沒有事先說明不是他的錯,是這些一個個無預警回來的家人打亂了他的計劃。

    “這么多人,人家什么準備都沒有,你還嬉皮笑臉要我別緊張,換成是你我看你緊不緊張!”

    她也是有家人的好不好,下回她也要如法炮制。

    “我家人除了我老爸你都見過了,我那個弟妹也超級好相處,你放心,你們不會有妯娌問題的。”他原來打算晚一點再說的,不過他注意到別墅門口有個婦人正婀娜的走過來。

    “你耍賴,你不知道什么叫知己知彼,百戰百勝嗎?”她什么準備也沒有,要她拿什么優點出來展現給所有人看?

    “我媽來了。”蓋文趕緊提醒。

    她也看到漢彌頓夫人。

    她穿著優雅大方的小洋裝,一看到兩個年輕人的眼光往她這邊看過來,她連忙加緊腳步,夏侯寧寧也立刻拉著他,主動迎向一直待她很好又溫暖的婦人。

    “漢彌頓夫人你好。”

    “寧寧啊,還叫我夫人,不管怎樣,是不是要改口叫伯母了?”漢彌頓夫人笑看著年輕人臉上的赧色,心情更好。

    “可是……伯母你好。”

    “不要拘束,伯母一直以來都很喜歡你,只是你們年輕人的感情世界也不是我一個老太婆能插手的,看你們繞了這么大一圈,伯母真的很心疼,只是很抱歉,我什么忙都沒幫上。”

    “伯母,請您不要這樣說,以前我在這里的時候您那么照顧我,說到底,是您對我比較好。”想不到她在這里還有票倉。

    漢彌頓夫人滿意的笑,親切地伸出手替她拿下卡在頭發里的一根小草。

    “那就來當我們家的媳婦吧!”

    “啊,我們剛剛、剛剛去了大樹那邊。”她忙著要解釋……呃呃呃,伯母剛剛說了什么?

    “我知道,奧斯卡回來說了,他說你們在午憩,所以我就叫那些小孩跟不相干的人都不許過去打擾,沒有人打擾了你們吧?”

    “呃,沒有……”糗大了。

    照著這屋子的人傳送消息的速度,他們剛在大樹下睡午覺的事,應該只有躺在床上的嬰兒不知道而已。

    漢彌頓夫人笑得比中樂透還要開心。

    “呃,伯母,我們只是在那邊休息一下,我們什么也沒做,你一定要相信我。”她忍不住要強調。

    漢彌頓夫人怔了下,隨即笑開臉,似笑非笑的看了兒子一眼。

    這孩子跟以前一樣老實。她拉住寧寧的手輕輕拍著道:“我就跟我先生說過,你是個很難得的孩子,就連薩克也承認他看走眼,把你當成愛慕虛榮的女孩,你要給他一個道歉的機會,他是愛護弟弟過了頭。”

    “伯母,我從來沒有怪過薩克先生,其實我比較羨慕他們兄弟的感情,會互相為對方設想,出發點都是好的,平常的家庭可能為了一點財產就兄弟姐妹反目成仇,可是在這個家里我看到了完全不一樣的手足之情,伯母,我很感動。”

    “唉呦,你這傻孩子,受了那么多委屈居然還替別人想……薩克,出來吧,你可是欠我未來的媳婦一個道歉。”漢彌頓夫人抓著夏侯寧寧的手拍了又拍,萬分心疼,眼泛淚光。

    她才喊了聲,角落里立即走出來看似在那里待了很久的薩克。

    “訓導主任……啊,不,薩克先生你好。”對他的懼意實在是根深柢固,馬上有人站直了身體,肅立站好了。

    她的動作立刻惹來漢彌頓夫人還有蓋文的笑聲。

    她偷偷問兒子,“訓導主任聽起來是個很嚴肅的名稱?”

    “我們那邊的說法叫法西斯家長。”蓋文摟住母親的肩膀,故意說得讓大家都能聽見。

    法西斯,鐵血,不近人情是也。

    “原來是這意思……讓他們慢慢去說,至于你,陪媽咪到處走一走,我們母子很久沒有這樣聊天散步的機會了呢。”漢彌頓夫人非常貼心地替大兒子留面子。

    “遵命,老媽!”蓋文皮皮的敬禮,勾著漢彌頓夫人的胳臂往一旁走去,臨走,他朝寧寧眨了眨眼。

    她也回他一個OK的手勢。

    “薩克先生。”

    “叫我薩克。我們應該會變成一家人吧?”再癡纏的女人,只要被他冷厲的眼神掃過都會自動打退堂鼓,可她沒有,她打一開始就不受影響。

    “這個……還早啦。”一提及蓋文,她的眼神很自然的浮上一層溫柔和眷戀,就連語氣都小女人了許多。

    “為什么?”他很好奇。

    “我想順其自然,雖然我也知道會賺錢的男人很搶手,像蓋文這樣脾氣好,賺錢能力強的男人更是打著燈籠也沒處找,而像我這種條件一般般的女人如果還不知道要把握,被雷劈也是活該。”

    薩克的臉皮怞動了下,他似乎每次都會被她牽動情緒。

    “你太消極的話,小心他會被積極的女人搶走。”

    “你是說……”

    “漢彌頓家的男人可是超級搶手,追著蓋文跑的女人更多。”

    這……可想而知,只是她沒有想那么遠。

    一直以來她跟蓋文之間,也就只有那個害他出車禍的女生在印象中出現過,至于其他……對啊,蓋文可還有很多她不熟悉的面貌跟生活。

    “感情順其自然是好,但是如果你真心把蓋文當唯一,那么,多用點心思,努力抓住自己的幸福最重要。”一向用一號表情說話的男人,第一次用嘴巴說了那么多!

    當一個習慣冷眼旁觀的人動到嘴巴的時候,通常都是字字珠璣,沒有廢話。

    “謝謝你薩克。”

    “懂了?”她是個聰明的女孩。

    “那你愿意祝福我們嗎?”

    “我會包一個大紅包。”

    夏侯寧寧笑得很暢快。不只是因為有紅包入帳,薩克給的祝福,那才是最珍貴的。

    宅子的晚餐沒有依照慣例的圍著大圓桌吃飯。

    蓋文請了外燴,在寬闊的庭院搭了蒙古包,請專人烤肉來吃。

    別具風情的新疆串燒、牛肋串、孜然羊肉串、QQ雞腿肉串、涼拌小鮑魚、熱帶水果蔬菜棒、烤肥腸、香噴噴的烤餅,也少不了當天出爐的各種面包,不過重點是一只香噴噴、到處流油的烤羔羊。

    每個人都吃飽喝足,夏侯寧寧也見到了漢彌頓家的大家長,已經宣布退休的阿道夫,還有奧斯卡的老婆——黎優然。

    阿道夫有些望之儼然,也不大會主動開口說話,不過在蓋文的慫恿下,他還是跟她聊了幾句話,聊到她的家庭時,只有淡淡的吩咐。

    “有機會聯絡一下你父親,請他過來聊一聊,大家吃個飯也可以。”

    她不敢寄望父親會為了她的終身大事出面,但是依然頷首。

    一席飯下來,她倒是跟黎優然很有話說,聊著她做水電工的趣事,聊她家的小狽,就算不是聊天高手的夏侯寧寧也在不知不覺中忘記了芥蒂和防備,越聊越起勁,越聊越投緣,甚至互相留下電話、e-mail、Msn、Skype,就只差沒有相約去對方的家住上一晚了。

    沒有誰的笑容是裝出來的。

    她真心的喜歡上這一家人。

    洗過澡出來的蓋文一眼看見趴在起居室沙發上的夏侯寧寧,他隨便抹了下頭發,把浴巾一丟。

    “咦,你洗好澡了?頭發怎么還是濕的。”她把蓋文丟在沙發的浴巾撿回來,為他擦干還滴著水珠的發。“這樣會感冒的,真是的,也不會照顧自己。”

    他嘻嘻笑,索性把頭靠過去,撒嬌之情不言而喻。

    慢慢替他擦干了頭發,夏侯寧寧這才發現他身上只穿了條寬松的亞麻褲,打赤腳,上身是luo的,這樣的他粗獷又性感,教人流口水。

    “在想什么?一臉傻笑。”

    “我在享受這張你買的沙發啊。”

    回到兩人以前住的小樓,東西擺設都沒變,就是多了一張以大張頂級牛皮純手工拉扣的大沙發,很有設計感,和他以前的躺椅是同一個設計師的作品。

    “那不就你的嘛。”

    “我的?”

    “以前你老是對著我的躺椅流口水,別以為我看不到就不曉得,現在,一人一張,很公平吧?”

    “你是好人!”她歡呼了聲,的的確確是個大好人!

    “好人要獎勵。”他點點自己的唇,湊上去,不趁這機會揩油對不起自己。

    “我才不要——”

    “來不及了……”

    帶著濕潤的唇阻斷了她的聲音。

    “不要離開我。”他火熱又深情的吻著她。

    “我不會。”感覺到蓋文的吻落在她的額頭、臉頰、鎖骨,她被親得昏頭轉向,一種只有戀人之間才有的濃情蜜意迅速發酵,激情席卷了兩人。

    他抱起夏侯寧寧,將她貼緊自己,彼此的衣物一件件褪去,她的身子因為陌生的**微微的顫抖著,玲瓏的曲線讓他熱血責張,欲望蓄勢待發。

    “來,看著我。”他輕聲哄著。

    她睜開迷蒙的眼,看見了他胯下野蠻的欲望。他有著寬厚的肩,精瘦的腰,皮膚順滑,他的人瘦卻不顯單薄,胸膛泛著光澤,非常非常的秀色可餐。

    她羞不可抑的收回自己的目光,但是蓋文卻纏了上來,她生澀的反應讓他無限憐惜。

    火熱的深吻,狂野的纏綿,她狂熱的抱住他的腰桿,徹底放縱,她甘心被感官的狂潮躁縱吞沒。

    起居室里的夜晚是一片旖旎春光。

    激情過后,夏侯寧寧累極了睡去,蓋文溫柔的撩開她因為汗濕而黏在鬢邊的發絲,凝視著她的睡顏。

    以前的他因為眼盲看不見她的表情動作,也感受不到她的喜怒哀樂,現在看著她小小的鵝蛋臉,圓潤飽滿的額頭,黑亮的眼睫,蜜一樣的肌膚……以前的印象里,她清淡如菊,這些年經過歲月的淬鏈,她的眉眼中多了智慧,他喜歡,喜歡她眼角眉梢這些只有他懂的風情。

    蜻蜒點水的在她的頰親了下,為她把被單拉高,這可是他們第一次同床共枕,值得紀念的一個晚上呢。

    把她摟進懷里,呼吸調勻,他也合上了眼。

    人生最幸福的事莫過于此,有個心愛的人,相濡以沫,懂得你的悲喜,同吃一鍋飯,同睡一張床,然后一起在美麗的晨光中醒過來。

    時光短,短在飽滿的歡愉和快樂。

    也才一晚,漢彌頓家的人都離開了,就連嫻雅的漢彌頓夫人也跟著老公去了三媳婦的家。

    人家說嫁雞隨雞,她那風流了一輩子的老公退休后迷上了和他一拍即合的親家公的鄉居生活,現在生活的大半重心幾乎都在那里,每天唱歌、泡茶、爬古道,常常為了普洱茶餅可以辯論到天昏地暗,甚至受到感染,也會開始嘗試修理起遙控器這類的小電器產品了。

    他過得有滋有味,也不忍見老婆總是守著兒子,于是一起把她帶走。

    貴婦人的生活過久了,看看別人的生活,換換胃口,或許老夫老妻能找到新的生活目標也說不定。

    大宅里又剩下原班人馬了。

    夏侯寧寧醒來時太陽已經爬得老高,身邊的蓋文不見人影,她全身酸痛,昨晚的劇烈運動把她的體力全部消耗光了,她肚子餓得發出叫聲。

    更慘的是,她發現上班時間早就過去了。

    這下子死定了,她兩年的全勤啊,飛了。

    不去想昨晚是怎么從起居室回到臥房的,她就這樣光著身子、沖進浴室又沖出來,床上不見她的衣物,難道被收走了?

    她只好碰運氣的打開衣柜,想不到里面整齊吊掛著所有她欠缺的衣物。

    這些不是當年她沒有帶走的衣裙,全部是新的。

    她拿了一件內在美比劃了下,完全是她的尺寸,就好像她自己去采買的一樣。

    接著衣服、牛仔褲也是一樣,她不再懷疑,挑了一件有抓皺設計的襯衫,超細身黑色Skimy牛仔褲,當然少不了內衣褲,回到了浴室。

    花了不少時間好好的清洗自己,等她一身輕爽出現,把頭發掠到腦后,這才走出房間,下了樓。

    蓋文正忙著講電話,雖然不知道是第幾通,不過看得出來他是在睡夢中被吵起來的,而且不像她有充裕的時間可以沖澡,他只是匆忙地穿著有點發皺的襯衫,一件短褲,一只手擱在窗欞上,不知道對著話筒在說什么。

    “蓋文,我要遲到了,我先出門。”拿起掛在玄關的包包,她找著鞋正把腳塞進去。

    看到她動作,他一個箭步過來拉她的手,示意她稍等。

    “我來不及了,而且我一通電話也沒打,蛋妹一定很著急。”

    蓋文用最快的速度結束那通電話,接著關機,再把它往桌上一放,等一下記得把它放進冰箱冷凍庫,這樣就再也不會有誰來打擾他了。

    “我剛才已經替你請了假,明天周休,你可以有好幾天的假休息。”

    “你為什么不問我就替我請假?”

    “我看你睡得熟,我想你昨天應該是累壞了,就自作主張給你老板打了電話,他很客氣,說你多休幾天也不要緊。”

    聽見有假可以休,她看了看腳上的鞋子。“我緊張得要命……”

    “別緊張,我們去吃飯吧,剛才欣欣打電話過來說廚房都準備好了。”看見她臉上忽然泛起的桃紅,他知道她在害羞什么,也不戳破,她這保守的個性啊,他會慢慢給她改過來的,但是不管怎樣,他都覺得她好可愛啊!

    在餐廳吃飯,對夏侯寧寧來說可是頭一次。

    以前為了蓋文方便,她的三餐都是在小樓里用的,這可是有史以來頭一次在餐廳用飯。

    “我去換件衣服,你等我一下。”偎過去,抱抱人,親親嘴,還是有點小不滿足。“要不然我們飯不吃了,我想吃你……”

    夏侯寧寧的無影手馬上教他吃癟。“也不怕消化不良,你以為你食量大啊?”

    兩人正嬉鬧,冷不防殺風景的聲音在外面響起。

    “二少爺,寧寧小姐有客人。”

    兩人分開了纏在一起的麻花身體,她趕快跳起來。“誰找我?啊,”她發出慘叫。“夏侯亮亮!”

    她昨天可是一個晚上沒有回去,完了、完了!

    她一路沖出小樓,由邊上一條小徑到了大廳,正蹺著二郎腿喝茶,眼珠子到處打量的人還有誰,真的是她妹。

    “亮亮。”嘿嘿嘿,現在解釋還來得及嗎?

    夏侯亮亮一看到姐姐出現,起身,轉頭就往外走。

    啊,事情大條了啦。

    她趕緊揪住小妹的衣擺,擺出哀兵政策。“妹,有話好說,對不起啦,我昨天太累了,一沾上枕頭就睡了,忘記打電話回去報備,你有黑眼圈喔,是因為擔心我擔心到沒睡好吧?”

    “你這個豬頭,一出門就丟掉了,你比我家夢夢還沒用!”

    劈頭就是頓好罵,實在是手好癢,好想打人。

    “我下次不敢了……不不,沒下次了,你就別跟我計較了啦。”扮低姿勢絕對是萬靈丹,她們家亮亮最面惡心善了。

    “沒有下次了。”

    “嗄?”

    “要不是你那個男人有打過電話,我知道你跟他在一起,否則我早就報警了。”一根粉粉的指頭快要戳到夏侯寧寧的臉上來。

    “亮亮、好亮亮,你吃早餐了沒?我們一起吃?”

    “不吃了,外面有人在等我。”那語氣是苦惱的,有點不勝其煩,又有種說不出來的無奈。

    “誰啊?”

    夏侯亮亮捏了捏脖子,像碰到什么大問題似的,她避開夏侯寧寧的問話,反倒問她:“看起來你的男人對你還滿有心的,姐,你確定要跟著他?”

    “我想把握自己的幸福,蓋文一直以來都對我很好,我想跟他在一起。”這次她不見扭捏猶豫,很坦白地承認。

    “看得出來你有點不一樣了,那么我得走了。”

    “走?亮亮,你到底發生什么事?你不對勁。”

    “沒事啦,就是我那個前夫找上門……你聽,在外面把喇叭按得震天價響、沒耐性的那個就是他。”

    “他想跟你復合?”

    “嗯,他要我搬回家去,現在一堆人在我家搬東西。你昨晚沒回來,手機也沒開,我聯絡不到你,事急從權,我只好叫他載我過來,幸好我以前聽你說過這里,要不然你回到家大概就人去樓空了。”

    “亮亮,你經過慎重考慮了嗎?為什么這么趕?”

    夏侯亮亮苦笑了下。“也許就像你一樣,雖然經過那么多風雨和誤會,可是我回去不是為了夢夢,而是我知道我還愛著他。”愛情有時候是捉迷藏,你藏我躲,最后總要有個人回過頭來找。

    夏侯寧寧抱住了妹妹。“我希望你的抉擇是對的,我希望你幸福,不管發生什么事,第一個一定要讓我知道好嗎?”

    “嗯。”她哽咽。

    “哭什么昵,臺灣就這么小,安頓好之后給我一個電話,我要去找你玩。”

    “我知道啦。”抹了眼淚,抬眼正好對上蓋文由走廊出來,兩人是打過照面的,夏侯亮亮也不同他客氣,“我不知道你未來會不會成為我的姐夫,不過,你答應過會對她好,你一定要信守承諾!”

    “我會的,我是個生意人,商場最重然諾,我對她也是。”就算不知道這對姐妹花之前談了什么,不過從她們的神情看來,想必有事情發生,但是他仍不動聲色。

    “我姐說她相信你,我相信她看人的眼光,所以你一定不能辜負她。”

    “夏侯亮亮,你在托孤喔!”夏侯寧寧真想打她,還越說越起勁呢。

    “說的也是。”沒辦法嘛!外面那個男人盯得太緊,害她也慌了手腳。“對了,我差點忘了跟你說,房子的租期還有三個月,要不要續租你自己看著辦——”

    “寧寧不回去了,她跟我一起住……應該說這間房子已經是她的了。”

    原來還放不下的心終于放下了,“那我走了。”

    她的腳步輕盈,像是卸下了什么擔子。

    蓋文和夏侯寧寧目送她上了一個男人的車,看著車子走遠,兩人才回到大廳來。

    “別煩惱,你妹是個很有主張的女人,不會被人欺負的。”

    “那個男人看起來不壞……”

    蓋文摸摸她的發,還偷咬了她的耳垂。“所以,我們可以去吃早餐了吧,親愛的?”

    捂著被偷襲的耳垂,她好氣又好笑的作勢要打他。

    蓋文的眼底蘊著笑,跑給她追。

    這好不容易得來的愛,一定會受到眾神祝福的。

    屬于他們的愛情故事,才正要展開新的一頁。

    【全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滋味小說網繁體手機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說網簡體手機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逸品丈夫最新章節 | 逸品丈夫全文閱讀 | 逸品丈夫TXT下載
大乐透走势图5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