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說網
滋味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妹夫 > 第八章

妹夫 第八章 作者 : 樂顏

    蕭韶這一番話說得楚天一啞口無言,她到底不是土生土長的大周人,低估了古人對待女人有多嚴苛。

    “總會有男人不計較女人不是處子之身吧?”楚天一不死心地問。

    蕭韶淡淡地譏諷一笑。

    “你聽過前朝的一樁奇冤案嗎?原本是青梅竹馬的兩人,新婚之夜,新郎發現新娘子不是處子,頓時大為生氣,第二日就寫下休書,將新娘子送回娘家。新娘子其實并未失貞,只是她長年幫父母辛苦工作,必須攀山越嶺,采集藥草,在一次意外中造成了體內撕裂傷,才會讓新郎官誤會她已失貞。新娘子被送回娘家,不愿讓父母跟著自己受辱,便懸梁自盡了。她的父母為女鳴冤,恰逢一位精通醫理的父母官,便派了仵作驗尸,最后才證明她確實是被冤枉的。但那又如何?斯人已逝,香魂已遠。”

    蕭韶沉默了一會兒,才嘆息道:“眾口鑠金。很多時候,人的口舌比刀槍還傷人。對于女子來說,一個體面的身分,有時候比什么都重要,那是她安身立命的根本。所以,我很感激你給筠兒這個體面風光的身分。這樣,哪怕她日后和離之后再嫁,也有很好的理由和借口。”

    蕭韶說話時,一直專注地盯著楚天一的眼睛,他的桃花眼在燭光下顯得越發深邃。

    楚天一被他宛如深情的目光看得心頭小鹿亂撞,身體在被子下不安地扭動了幾下,才喃喃地說:“其實也沒什么,她也幫了我很大的忙,這下子別人就不會再懷疑我的身分,我也能把安王世子的位置坐得更穩固。彼此互相幫忙,沒什么好言謝的。”

    蕭韶笑著說:“對,互惠互利,我們都是贏家,所以你也不必感到不安。”兩人的眼神在燭光之中靜靜地膠著在一起,誰都不再說話,臥室瑞安靜下來,偶爾只有燈花發出微弱的噼啪聲。

    在幾天之前還互不相識的兩個人,卻拜了天地,入了洞房,此時更躺在同一張大床上,楚天一深感緣分之奇妙。

    夜來燈花結雙蕊,良辰美景怎可辜負?

    也不知道是誰先有了動作,楚天一和蕭韶兩人越靠越近,當他們的鼻尖相抵,鼻息相聞時,蕭韶忍不住主動攬住了楚天一的腰,觸感讓他略微吃驚,楚天一身著男裝時看起來高挑精悍,誰知腰肢竟是出奇的纖細。

    蕭韶的心怦然而動,嘴唇忍不住向楚天一那雙嫣紅的唇瓣壓過去,就在他快要吻到她時,外面卻突然傳來“砰砰砰”的敲門聲。

    “少爺?少爺?您安歇了嗎?王爺有事請您立即去前院一趟。”伴隨著敲門聲而來的,是紫柳焦急的聲音。

    楚天一和蕭韶聽到敲門聲時就立即分開了,楚天一翻身坐起,迅速穿戴好衣物,回頭對蕭韶低聲說:“你先休息吧,我不知道什么時候回來。”

    身處南疆邊城,經常會有緊急戰況出現,楚天一有原本身體的記憶,所以對此并不驚訝。她只是沒想到在她的大婚之夜也會發生狀況,這令她心里多少有些不舒服。

    但不高興歸不高興,該做的事還是要做,萬一軍情緊急,她的懈怠和馬虎都可能為朝廷帶來莫大的損失。

    楚天一正準備大步朝外走時,卻發現蕭韶也已經迅速穿戴整齊,這次他換上了男裝,恢復了本來的面目,說:“外頭一片漆黑,我陪你過去。別人要是問起來,我是你的大舅子,又有純郡王的身分,也不算太突兀。”

    楚天一擔心楚玉并不想讓蕭韶接觸南疆之事,但是面對蕭韶的好心,她也不便拒絕,便想等見了安王爺后再趁機行事,因此默許了他跟上來。

    紫柳在前面為兩人掌燈,夜色下的安王府寧靜而端肅,花木扶疏,影影幢幢。

    當他們一行三人來到前院的客廳時,楚天一已經一手心的冷汗,她畢竟不是真正的楚天一,要適應安王府世子的貴重身分和職責,還是需要一點時間。

    她的腳步剛踏進客廳的門檻,一個人影就朝楚天一撲過來,原本的楚天一雖然功夫弱,但現在的她卻還未完全適應,一個愣神,蕭韶已經一把將她拉到自己懷里,同時伸手擋住了撲過來的人影。

    那是一名柳眉杏眼、五官艷麗的年輕女子,她身著直領靛藍上衣,上衣邊繡著精致的花紋,還點綴著寶石、珍珠、貝殼等飾品,下身穿著湖藍色的裙子,頭發扎成圓髻,上面插著骨簪,典型黎族少女的裝扮。

    “烏……烏天雅?”看清楚這個姑娘的面孔時,楚天一的腦海里頓時閃現出一些畫面,是原本的楚天一在黎族聚居地與這個姑娘載歌載舞的情景。

    烏天雅聽到楚天一說出她的名字,頓時歡天喜地,又想撲到楚天一懷里,卻依然被蕭韶擋住,她不高興地瞪著蕭韶,問:“你是誰?走開!我要和世子在一起!”

    蕭韶雖然不清楚她是什么人,但她看著楚天一的眼神卻讓他本能地反感,所以他一直護著楚天一,寸步不讓。

    烏天雅見楚天一和一個男人緊靠在一起,不由生氣地跺腳。

    “楚天一!你還記得答應過我的事嗎?你真的成親了嗎?這個男人又是誰?我不管,今天你要是不給我一個滿意的答案,我不會饒你的!”

    楚天一安撫地拍拍蕭韶的手臂,然后離開他的懷抱,走到烏天雅面前。盡避她略有些困惑,仍面帶笑容地說道:“烏姑娘,遠道而來,想必一路辛苦,請先坐下喝杯茶,我們再慢慢談。”

    但烏天雅脾氣火爆,根本不吃她這一套,她上前一步想抓住楚天一的手臂,卻被蕭韶再次伸手攔住,烏天雅頓時怒了,抬腿就向蕭韶的胯間踢去,蕭韶立刻靈敏后退,烏天雅緊跟著欺身上前,伸手襲擊他的心臟部位,蕭韶再次抬手招架,兩人在寬敞的客廳里你來我往地打起來。

    情況瞬息即變,楚天一納悶:怎么說著說著就打起來了?好歹把事情弄個清楚明白再打也不遲吧?不提烏天雅,怎么看起來頗沉得住氣的蕭韶也說打就打?

    烏天雅和蕭韶邊打,邊生氣地問蕭韶:“你是誰?為什么要打擾我和楚天一?”蕭韶卻不理她,而是轉頭對楚天一說:“在南疆這個地方,你絕對不要讓這些本地土族近你的身,更不要讓他們觸摸到你。南疆多毒物,他們又擅長各種蠱毒巫術等等,一不小心就可能著了他們的算計。”

    楚天一恍然大悟,這才明白為何蕭韶一再出手阻攔烏天雅靠近她,心里感到一陣溫暖。

    其實原本的楚天一也知道這個道理,只是她才剛穿越而來,有太多在古代生活的小細節需要重新適應。

    烏天雅見楚天一信了蕭韶的話,生氣道:“楚天一,你聽他胡說八道?那些玩毒蟲子的是苗族,不是我們黎族好不好?”

    “呵呵,到底誰才是胡編亂造?只不過苗族養蠱名聲更大一些,事實上所有信仰蠱毒的民族都善使蟲蠱,壯族、瑤族、苗族、侗族等等,哪個族里沒有絕密的養蠱技能傳承下來?”蕭韶邊與烏天雅過招,邊諷刺。

    烏天雅忽然停了手,轉身看著楚天一道:“就算我們族人會養蠱又如何?我那么喜歡你,絕不會害你!楚天一,你忘記那夜你送給我的匕首了嗎?忘記我送給你的香囊嗎?我們都定下了姻緣,為什么你還要娶別人?要不是有族人從安平城返回

    族里,我還不知道你要成親的消息。我一聽,立刻就趕過來,卻還是錯過了阻止你成親的時機,我都快要氣死啦!你的新娘子在哪里?我要去殺掉她!”

    烏天雅是黎族部落首領烏奈唯一的女兒,自幼嬌生慣養,脾氣堪比公主。

    “我們什么時候訂親了?”楚天一聽得目瞪口呆。“烏姑娘,我只去過黎族一次,那一次是令尊舉行了篝火晚會,我與黎族的男男女女一起唱歌跳舞,我當晚收到了許多禮物,光是香囊就有二十多個,她們告訴我,那只是驅邪和防治蚊蟲的藥草香囊,并沒有任何特殊意義,不是嗎?至于匕首,那是我贈送給令尊的,那把鑲滿寶石的匕首是先皇贈與我,我又轉贈令尊,因為我聽說令尊嗜好收集兵器。我這么做,只是代表大周朝廷向黎族人表達善意與友好,并沒有其他含意,你明白嗎?”

    烏天雅越聽臉色越是蒼白,甚至快要哭了出來,她著急地張嘴,卻不知道該說什么,最后忍不住提高聲音道:“那、那天晚上你睡在了我的房間里,又怎么說?”蕭韶明知兩個女孩子睡在一起不會有什么問題,聽到這話還是忍不住貓了楚天一一眼。

    楚天一更是皺眉,問:“我那夜不是一個人睡的嗎?”

    因為身分格外敏感,原本的楚天一從小就習慣獨睡,頂多安排紫柳或連翹在外頭守夜。

    烏天雅臉色忽然變紅,她扭捏了一下才說:“因為我那夜突然不方便,所以姆媽才不讓我陪你一起睡,但是你睡了我的房間,就是我的人了!”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妹夫最新章節 | 妹夫全文閱讀 | 妹夫TXT下載
大乐透走势图500期 陕西快乐10分开奖直播现场 北京pk10走势图计划 PPTV英超直播 北京pk10必中8码方法 新快三单机版下载 新十一选五走势图甘肃 排列三近百期开机号和试机号 日本sm鞭打系列在线播放 福州麻将胡了怎么算钱 浙江20选5开状号码 上证指数成分股 快乐8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