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說網
滋味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姑娘不是賠錢貨 > 第十五章 意外中了毒

姑娘不是賠錢貨 第十五章 意外中了毒 作者 : 陳毓華

    王爺的居室叫瞻霽堂,是府邸東邊最中央的一座宅子,建筑精美,闊朗大開的院門,雕梁畫柱,巧奪天工,蔚然可觀。繞過一個巨大的影壁,穿過垂花門,便可看見飛檐重閣,貴精而不貴麗的大院落。

    盛踏雪的確是累了,無心打量眼前的精致擺設,只是放眼過去,所有的家具都是稀罕的金絲楠木,不禁砸舌,再見一架拔步床,便只想撲了過去了事,忽然想到什么,有些敷衍的回過頭。“你不是還要進宮面圣?”

    他緊趕慢趕的回來,不就是因為皇上生病了?

    聞人復哪里不知道他的王妃現在心里想的是什么,這是在打發他呀,不過也的確是,他這么匆忙的趕回來,的確是為了皇兄。

    “我去去就回。”

    她點頭如搗蒜。

    “那有勞王妃給本王更衣了。”

    更衣,她最近已經做得很順手,這時站在一旁帶著一列丫頭等著拜見王妃的教習姑姑秀蘭一個眼神,站在她下首的秋水和伊人便去了內室,另外兩個丫頭則出門去了偏間的浴間做準備。

    各個有條不紊,完全不必盛踏雪任何口令動作。

    一等到沐浴出來的聞人復,盛踏雪立刻將丫頭們找出來放在小幾上的衣衫,依次幫聞人復穿上,一襲紫色四爪金龍蟒袍、一頂紫金冠。雙手環過他的腰給他束腰封,再穿上金絲云紋靴,俊美的他霎時讓人不敢仰視。

    聞人復親親她的臉頰然后出門去了。

    秀蘭姑姑領著瞻霽堂一群臉紅心跳、羞到想往地里鉆的丫頭跪在盛踏雪面前。“秀蘭領一等下人拜見王妃!”

    “都起來吧,我初來乍到,有什么事明日再說。”

    簡單的幾句話把人打發走了,盛踏雪只留下秋水和伊人替她卸妝,然后痛快的去浴間洗了個香方澡,一等伊人幫她絞干頭發,便迫不急待的撲上床。

    原來王府的錦被華褥真的比較舒服,就好像陷入柔軟的棉花中一樣。

    因為太舒服,她眼皮耷拉的一搭,一個側身就睡著了。

    一路侍候她回京的秋水和伊人已經清楚她的作息,一個放下繡著成對鸞鳥的帳幔,一個將特制的小塊炭墼燒透,在香灰上擱上一片云母,隨即將盛踏雪制的冷香丸放在云母上,微火烤焙,緩緩將香氣揮發出來。

    侍弄好香爐,兩人悄無聲息的出了門,將門攏上,再和另外兩個王府的大丫頭輪流侍候。

    聞人復一路暢行無阻的進到崇明殿,看見埋首在山堆般奏折中的勛威帝時,便重重的哼了一聲。“皇兄十萬火急的召臣弟回京,就是為了看皇兄龍精虎猛、勤于國事的樣子?”

    聞人復對他這皇兄是有些服氣的,政局才堪堪平定了三年,外憂內患皆已解決,一系列的新政將整個朝廷帶往欣欣向榮的方向,聞人復相信,這樣一樁樁振奮人心的變革,一定能將國家帶領到一個新的興盛高度。

    勛威帝本來就面對著殿門,這宮里頭能不經他總管太監通稟就進來的人也就那么幾個,他頭也不抬,面上不動聲色。“朕不略施手段,你還想在外面游蕩到何時?”

    聞人復一**坐下,面色陰沉。“有人這樣詛咒自己的嗎?也不想想皇兄可是一國之君,這種玩笑跟放羊的說謊小孩有什么不同?”

    “這是皇弟關心朕的表示嗎?”勛威帝懶懶的靠在椅背上,順手端起桌上的茶盞,笑容如春風化雨,讓人倍感親切。

    他這皇位也如同歷代的皇帝一樣,是經過許多要命的大事才坐上去的,但凡成功的條件,本事、性格和運氣缺一不可,一路支持著他過來、歷經風雨飄搖的,就是這個同母所出的幼弟。

    他對這幼弟諸多疼愛,但凡他有的也不會少了弟弟那一份,唯一的遺憾是弟弟受傷的腿無法痊愈。

    當年因為諸多錯綜復雜的原因,幼弟的腿傷錯過最佳治療時間,后來就連當代神醫范一牙都說,要治得受斷骨重塑之痛,期間至少兩年不能下地,還得日日泡在藥桶中,但即使這樣,范一牙也沒有十成的把握能讓聞人復的腿能與常人無異。

    既然沒有把握,他又怎么肯輕易讓幼弟白白受苦?這一拖沓,范一牙離了京就不知所蹤,一年前幼弟離京說要尋訪名醫,這一去宛如脫韁野馬,他要是不命人告知他自己病危的消息,怕是還不會回來。

    聞人復磨牙道:“你下次再這么危言聳聽,威脅我的燕云騎聽命于你,看我還認不認你這哥哥!”

    勛威帝被氣笑了,彷佛沒聽到他的威脅,整整袖袍。“出了一趟遠門膽子更肥了。”

    聞人復瞥了他一眼,“這不是皇兄慣出來的?”

    “所以,錯在朕?”他坐正身體擺出一國之君的威嚴來。

    可惜,聞人復有看沒有理,根本不以為意。

    “朕聽說你帶了個女子回京?”剛聽到消息時他很是驚訝。

    “是,臣弟已娶她為妃。”聞人復一副你明知故問的神情,他的馬車一到驛站,皇兄的人怕是就把消息傳遞回皇宮。

    勛威帝微微瞪大眼,他這幼弟是什么脾性他怎么會不知道,向來不近女色,怎么出一趟遠門,就帶回一個王妃?

    這不是他的行事作風。

    “荒唐!皇室之人的嫁娶竟如此隨便,你這是胡來!”

    聞人復一副死豬不怕滾水燙的模樣——娶都娶了,你能耐我何?

    勛威帝坐不住了,他煩躁得站起來來回踱步,“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堂堂一等親王,怎么這般兒戲待之?”

    “臣弟的婚事皇兄答應過讓臣弟自己作主,臣弟與王妃成親,大媒請的是河間府刺史夫人,全福人則是致仕的內閣大學士黃淵的夫人,三媒六聘無一疏漏,哪里兒戲看待?”

    “你倒是好算計,當初朕賜婚藺大學士的千金予你,你借口尋醫離京而去,一回來卻成了親,你這是把藺大學士的顏面丟在地上踩,把朕的臉面置于何地?”

    “皇兄金口承諾我的,你自己去想辦法。”他本來就沒把賜婚什么的當回事。

    “胡來!”

    “你左不過就是再下一道圣旨,說臣弟我已有妻室,讓藺家姑娘自 由婚配,還是這么簡單的事情需要臣弟幫著擬旨?”

    “朕是如此出爾反爾之人?”

    聞人復冷冷一笑,語帶警告的道:“皇兄如果堅持要讓藺大學士的千金進臣弟府門,也行,只是,臣弟無法保證她坐著轎子進門,能留有全尸出去!”

    明明他一張臉長得幼嫩,年紀也不大,可那一臉陰沉的威脅還真不能讓人忽視,勛威帝心中感到一陣無力,他想壓一頭這幼弟還真不容易。

    方才他那言笑晏晏根本是假象,他不該以為他出門歷練過一年性子會有所改變,自己肯定是被門板夾了腦袋,才會一時生出誤解。

    勛威帝意思性的拍了下桌。“你這說的是人話嗎?讓朕失信于朝臣?”

    “我本來就不是人,我是龍子。”滿京城的人誰不知道他任意妄為,皇家出面退了這門親事,藺大學士應該會感激他才是。

    勛威帝仰倒。“滾滾滾,有多遠滾多遠!”這人為什么看著就憋悶,看不見的時候卻會想念?他一定是最近國事太少,得多找些事來做才行!

    聞人復走前輕飄飄撂下話。“臣弟擇日會帶王妃進宮來拜見皇兄和皇后,她膽子小,皇兄莫要嚇她。”說完,他慢悠悠的走出殿門,揚長而去。

    勛威帝覺得自己的胸口又被聞人復的話給重擊,他長得很駭人嗎?那女人又不是三歲孩子,怎么可能因為見他一面就被嚇壞了?

    還有,他有說要召見嗎?

    慢著,他那有著如清風朗月面貌、其實內里暗藏狠戾的弟弟,居然會憐惜一個女子?他沒聽錯吧?

    “小三子,方才襄親王的話你重復一遍給朕聽。”勛威帝掏了掏耳朵。

    所謂的小三子年紀也不小了,他是勛威帝身邊的總管太監,自勛威帝幼時便侍候在身邊。

    “奴才以為襄親王這回是得了真心喜愛的女子,方才王爺提到她時,表情都溫柔了許多。”

    溫柔,這玩意他那弟弟身上有嗎?“能讓他喜歡的女子會是長得何種模樣?朕越來越好奇了。”

    皇宮里千萬種顏色,什么樣的美女沒有,從來沒聽說他看上過誰,對待那敢來投懷送抱的,下場尤為凄慘。

    小三子的聲音忽然在耳邊響起,“皇上……”

    “你這是怎么了?”

    勛威帝猛地抬頭,卻看見去而復返的聞人復正似笑非笑的站在御案前。

    “聽說皇兄日前得了一小鮑主,特備下小禮,方才忘了拿出來,這會兒想起,還請皇兄笑納。”

    勛威帝愣愣的接過聞人復遞過來一個小而精致的玩意。“這是什么?”搖著還有咚咚的聲音。

    “這叫撥浪鼓,是民間小孩子的玩具。”他記得王妃是這么告訴他的,給皇兄剛出世的公主備禮,也是她提的醒。說完,點個頭致意,他的人再度步出殿門。

    他這皇弟居然也懂得待人接物了,居然知道要給未曾謀面的小鮑主帶禮物?

    “小三子,是朕的錯覺嗎?你有沒有覺得襄親王看似豐潤了些,是因為娶妻有人貼心照顧嗎?”

    他這幼弟年幼時因為親眼看見母妃被下毒,受刺激太甚,好長一段時間不思飲食,拒絕任何送到他嘴邊的食物,全靠太醫用人參吊著他的小命,后來只有自己嘗過的食物再一口一口喂給他,他勉為其難會捧個場,給他這皇兄一點面子。

    自己一直擔憂這幼弟會夭折,可他還是活過來了,但直到現在,他對食物仍舊提不起興致。

    勛威帝哪里知道,聞人復回京這一路上,餐飲都是盛踏雪在小心照顧的,她每天會給他做上一鍋專屬于他的食物,然后看著他一勺一勺的吃光,然后她會給予不等的嘉獎,譬如一個吻,譬如替他揉捏肩膀……

    另一邊,聞人復瀟灑的出了宮門,歸心似箭。

    他對這座從小住到大的巍峨宮殿毫無留戀,他只想回府,這是他頭一回有了家的感覺,那冷清清沒半點人氣的宅子如今不同了,多了那么個人在等著他。

    以前,他看那些下了朝的老臣急急忙忙的回家很不以為然,急什么呢?宅子又不會跑。原來,是因為有個讓你心心念念的人在,一辦完事就舉步想往家的方向走,回到那個讓你心心念念的人兒身邊。

    盛踏雪一睡醒,發現外間已經掌燈,隱隱的光透過帳幔一切變得朦朧。

    聽見里頭聲響的秋水和伊人很快進來,一個綁了帳幔,侍候盛踏雪起身,一個遞上熱熱的巾子讓她抹臉。

    盛踏雪不喜繁復的穿戴,秋水很簡單的替她挽了個松松的發髻,再以點翠白玉孔雀簪子束起發絲。

    盛踏雪對秋水的手藝很是滿意。

    穿戴妥當后,甄兒端來一盅青花瓷纏枝紋的燕窩盞。

    “王妃,這是晴姨吩咐婢子給送過來的金絲燕窩,說喝了能滋補身子,對女子大有益處。”

    盛踏雪剛睡起,胃口還未開,什么都不想吃,便讓她先擱下。

    秋水、伊人是原先就侍候著盛踏雪的兩大丫鬟,甄兒、俏兒則是由秀蘭姑姑提拔上來的,四人中以秋水最長,便以她為首,至于嬋娟則去侍候煙氏了。

    “我睡了多久啊?”盛踏雪開口問道。

    見室內已經擺上紅籮炭炭盆,難怪屋里溫暖如春,她都忘了京城一入冬就會冷得像冰窖似的,等到第一場大雪下過更是天寒地凍,一夜過去發現被凍死的時有所聞。

    “不到一個時辰。”伊人答道。

    “這王爺的瞻霽堂可有小廚房?”她端起燕窩喝了兩口便放下。

    這些日子她總要下廚替食欲不好的聞人復準備兩道小菜,倘若這里有小廚房就方便多了。

    “有是有,王妃這是要替王爺準備膳食?”這些日子伊人跟在盛踏雪身邊遞鹽遞醬的,廚藝也跟著精進不少。

    說也奇怪,王妃替王爺準備的從來就只是家常飯菜,偏生王爺就是買賬,旁的廚娘也試著模仿王妃的手法,可煮出來的菜肴王爺連看也不看。

    如今回到府里,王妃要是也一如之前的下廚做菜,大廚房那十多個廚子怕是沒用武之地了。

    盛踏雪想上小廚房看看,才準備跨出門,驟然覺得眼前金星亂迸,噗的吐出一大口黑血,旋即倒下。

    若非秋水眼捷手快的用身子護住她,伊人也用力抱住她傾倒的身子,她可能就跌倒在地了。

    所有的人都嚇壞了,正不知如何是好,一道黑影疾風般的席卷過來,力道之大讓一干婢女全部摔倒在地,盛踏雪的身子則穩穩的落在聞人復手中。

    “這是怎么回事?”他的聲音宛如來自地獄的修羅。

    婢女們狼狽的爬起身,以頭點地的趴伏在地上,聲音發抖,“奴婢該死……”

    聞人復面目猙獰,“來人,去請太醫!”

    話落,屋檐上一抹暗影驚現,轉瞬即逝。

    同時,聞人復大步流星的抱著昏迷不醒的盛踏雪進入內室,方把人放在床榻上,親王府中常駐的簡太醫已經讓溫故扛在肩上帶來了。

    上了年紀的簡太醫一顆小心肝差點吐出喉口,幸好路上溫故已經把事情大致述說了一遍,他一落地就撐起虛軟的腳就往內室里去。

    他把著盛踏雪的脈,還未細診,聞人復的話就砸得他手抖——

    “究竟如何?她為什么會這樣?”

    簡太醫穩住自己,“王爺,請容老臣專心診斷王妃的脈象。”

    聞人復眼神幽暗,喀的一聲扳斷了金絲楠木的桌角,不作聲了。

    見到這一幕,溫故自是知道自家王爺有多著急,他想著自己要不要去助暗衛一臂之力,好趕緊把太醫令帶過來,若是王妃有個不好……他捏緊了拳頭,不敢再往下想。

    “王妃這是中毒,老臣先給王妃施針,再開個解毒的方子試試。”簡太醫拿出銀針,在盛踏雪身上的幾個穴位下針。

    “何毒?可有解?”

    簡太醫抹了一把頭上的汗。“老臣無能,看不出王妃中了何毒。”

    聞人復皺起了眉頭。

    “王妃中的毒有些蹊蹺,老臣才疏學淺,從未見過。”

    聞人復果斷的轉身出了瞻霽堂的門。

    再回來,他抓過簡太醫已經開好、墨跡還未干透的方子扔給溫故,“去庫房找,庫房沒有的藥材進宮去要!”

    溫故看著他手里抓著的碧綠瓶子,驚詫得說不出話來,一根指頭指著那瓶子直搖頭——那是大還金丹,世間只此一顆,是當年范神醫要離去時,留下給王爺做救命之用。范神醫說他就剩那么一顆金丹,因為少了兩味藥,這三十年間再無人可煉制,若非情況緊急,命懸一線,能不用就不要用。

    王爺一直很寶貝的收藏著,想不到為了王妃……

    聞人復已將丹藥化在水中,然后一口一口哺進盛踏雪口中,就算溢出來也小心的輕輕擦去。

    待他將一小碗金丹水全哺喂完,滿臉肅殺的他走到瞻霽堂外,看也不看那跪了滿滿一地的丫頭。

    他以為他的府邸被干凈的了,想不到妖魔鬼怪仍藏匿其中。

    伊人膝行到他面前,把頭抵在青石板上。“王爺,奴婢們罪該萬死,但奴婢真的不知道王妃為什么會中毒,王妃在王爺出門后小歇了一會兒,起床后也只喝了一碗晴夫人命人送來的金絲燕窩——”

    聽到王妃中毒,她驚訝極了,這怎么可能?可她再不相信也不行,好端端的人兒,上一刻鐘還跟她們有說有笑,轉眼就吐血倒下了。

    問題到底出在哪里?

    王妃進王府門還不滿一天,倒下之前也只喝了一小碗的燕窩……

    聞人復臉上明顯一怔,他拎起伊人直直去了顧宛晴的院子。

    顧宛晴正坐立不安的等著派出去打聽消息的丫頭回稟,想不到聞人復帶著人闖了進來,滿臉肅殺,渾身寒意。

    他一站定,就放下手里的伊人,伊人直接跌坐在地上。

    “梅郎,你怎么來了,晴姨聽說踏雪中毒,她還好嗎?是誰下的手?她才到京城不可能與人結怨的!”

    顧宛晴神情焦灼,擔憂全寫在臉上,要不是知道此時瞻霽堂肯定亂成一團,她過去只是添亂,她早就坐不住了。

    晴姨急切的模樣不似假的,他與晴姨十多年的感情也不是假的,因為不相信,所以他親自來討個緣由。

    聞人復的臉色蒼白,聲音是強自壓抑的怪異聲調,“這丫頭說,踏雪是因為喝了晴姨讓人送去的燕窩才中的毒。”

    顧宛晴慌得不知所措,這根本是有人企圖陷害。“怎么可能,我并未吩咐人送吃食過去呀!”

    那么是誰設下這一箭雙雕之計?晴姨有一點沒說錯,踏雪初來京城,不可能與人結怨,那么,犯人就只可能是這個府邸里的人了。

    聞人復掀唇冷笑,“溫故。”

    “在!”

    “去查!連瞻霽堂也一樣,給本王掘地三尺的查!”

    有膽子動他的人,那最好也有膽子承擔他的怒火!這幕后黑手,他非找出來不可!

    他踏出顧宛晴的院子之前,背著顧宛晴冷冷的留下幾句,“這件事水落石出之前,晴姨暫時不要出院子吧。”

    顧宛晴閉了閉眼,等她睜眼時,聞人復已經走了。

    這孩子還是不信她的,對吧?不過,誰遇上這樣的事還能心平氣和得起來?她也不能。

    回到瞻霽堂的聞人復正好碰上從里頭出來的太醫令和簡太醫。

    聞人復等不及太醫令見禮完,劈頭就問:“本王的王妃怎么了?”

    太醫令擦著額上的冷汗,“雖然這毒棘手了些,但王爺及時處置,制止了毒的擴散,又因為王妃的底子好,只要往后半年好生調養,便可痊愈。”

    “太醫令知道這是何毒?”

    “這毒有個名稱叫『忘憂草』,毒性霸道,幸好王妃只稍稍沾口,加上神藥相救,若是下毒之人下手時多添上那么一小指甲片,就神仙難救、藥石罔效了。”

    “那往后就有勞太醫令了。”

    “老臣每隔一日會過來一趟,王爺請勿擔心。”

    “我會去向皇兄請旨,從明日起你就在我的王府住下,專心為王妃療傷祛毒。”

    太醫令看著聞人復沒得商量的臉,這是不答應也不行了。

    “老臣還有一事想請教王爺,不知王爺給王妃喂下的神藥出自哪位神醫之手?”太醫令斗膽的問。

    忘憂草毒性霸道,若非王爺第一時間處置得當,大大減低了毒性,否則即便等到他來,也是束手無策。

    “是大還金丹。”

    “是范一牙范神醫的大還金丹?”太醫令驚訝歸驚訝,但他聽聞范神醫與襄親王是忘年之交,范神醫曾在京城短暫停留,據說為的就是王爺的腿,只是后來……

    太醫令快速瞥了一眼聞人復的腿,暗自嘆息。

    果然,聽聞此事,皇上大為震怒,除了命太醫令常駐襄親王府繼續為王妃祛毒,又接連派了數個太醫過來會診。

    此外也頒下誥命詔書,賜與禮服,這動作等于承認了盛踏雪的王妃身分。

    因為聞人復的命令,從來不許外男進入的王府后院陷入人人自危之境,溫故向來就不是吃素的,什么憐香惜玉,他只要找出讓主子不開心的該死之人。

    盡忠職守的他替聞人復清理著后院,即便面對皇上賜下的女人也毫不手軟,再多的咒罵都充耳不聞,偏偏進展不如他預想的快速順利。

    聞人復則一心都撲在盛踏雪身上。

    這兩天宮里接二連三的送來許多珍貴的藥材,就連嬪妃和皇子們也不愿落于人后的巴結著,但聞人復卻十分的無感。

    “王爺,藥煎好了。”阿瓦將藥端給聞人復,然后悄無聲息的退下。

    事發后,瞻霽堂侍候的人都被聞人復勒令在外頭跪著,王妃何時醒來,他們何時才能起身。

    完全無懼聞人復強大氣場的阿瓦,自從盛踏雪倒下之后就守在瞻霽堂,打死不退,比誰都兇悍。

    誰叫秋水等四個丫頭無一例外的跪在外頭,姑娘身邊怎么可以沒有服侍的人,誰敢讓她走,她跟誰拼命!

    聞人復只用難測的眼光看了她一眼,什么都沒說,阿瓦便當作這是姑爺允許她留下來照看姑娘,更是雷打不動了。

    聞人復來到床榻前,溫柔的將盛踏雪扶坐起來。“踏雪,該喝藥了。”

    床上的盛踏雪睜開眼睛,臉色仍舊蒼白得一絲血色也沒有。

    聞人復舀了口藥汁吹涼送到盛踏雪嘴邊。

    盛踏雪試著抬手想自己喝藥,卻還是無法施力,只好乖乖喝掉聞人復送到嘴邊的藥汁。

    “太醫說我底子好,只要將養些日子就能養回來,你的事情那么多,就別整日的守在這了。”

    “我能有什么事,你就是我的大事。”

    “我聽阿瓦說,瞻霽堂的人都跪在外頭等你發落,這都過了幾天了,讓她們起來吧,我這不是醒了?”

    “你在替她們求情?”

    “我中毒錯又不在她們身上,王爺小施懲戒就可以了,讓她們再繼續跪下去,會出人命的。”

    像是看出她的不忍,聞人復嘴角勾出一抹淡笑。“既然王妃替她們說情,我哪有不允的道理。”

    照他的想法,留這些奴才無非浪費米糧,給她們唯一的一條路便是早死早超生。

    聞人復的赦令一下,所有跪著的下人全癱倒成了一片,最后只能讓人扶著、扛著、背著、架著下去。

    不吃不喝不睡不能上茅房,又不是鐵打的身子,誰吃得消受得了?

    這一輪下來,不大病一場都算幸運的了。

    至于秋水四人,拖著幾乎要廢掉的膝蓋在外頭等著謝恩,盛踏雪沒讓她們進門,吩咐她們一個月內都不必來輪值,好好歇著。

    說是處罰,實則變相讓她們好好休息,現在可是入冬的天氣,不歇息好,那腿大概會落下病謗。

    手機用戶請閱讀:滋味小說網繁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說網簡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姑娘不是賠錢貨最新章節 | 姑娘不是賠錢貨全文閱讀 | 姑娘不是賠錢貨TXT下載
大乐透走势图5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