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說網
滋味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娘子招人愛 > 第八章

娘子招人愛 第八章 作者 : 莫顏

    “慢著!”關云希從褚恒之身后探出頭來,說道:“這是場誤會。”

    石陌塵沉聲道:“不必多說,你們身分可疑,他又戴著面具不肯示人,老三或許好騙,但想唬弄我,沒那么容易。”

    “難道你就不想看看大當家的遺書?”

    關云希此話一出,眾人皆驚,就連一旁的褚恒之也意外地看向她。

    石陌塵亦是一怔。“遺書?”

    “是的,當初大當家決定歸順朝廷時,為了預防萬一,事先留了信讓我保管,并交代我,若是她不幸身亡,便將她的遺言帶給眾位弟兄。”她從衣中拿出信件高舉著。

    石陌塵皺眉凝睇。“我怎知信的真假?”

    “是真是假,你自己看不就得了。”說著將信丟出。

    石陌塵迅速接住,一臉狐疑,不過還是立即將信拆開。

    關云希又拿出第二封。“這封是給熊叔的。”

    熊海聞言一怔。“我也有?”

    “當然,熊叔為人公正,大當家為了慎重起見,也留了一封給你,便是希望熊叔能一起做個見證。”

    熊海聽了恍然大悟,接過信件。

    這時柴狼好奇地問:“我的呢?”他是三當家,既然熊叔有,他當然也該有。

    關云希道:“沒了。”

    他瞪大眼。“沒了?怎么可能?”

    “大當家說了,你不識字,給你也是白給。”

    此話一出,立即有人嗤笑出聲,柴狼頓覺糗大,瞪了那人一眼,卻也面露失望,大當家竟然沒留信給他。

    石陌塵看完信,面色沉吟。

    熊海看完信,臉色亦同,對二當家點頭道:“這確實是大當家的字跡沒錯,信上蓋的印鑒也沒錯。”除此之外,還有信中的語調,完全就是大當家的風格。

    信中甚至點出了幾件事,這些事只有真的大當家才會知曉,這讓他們不得不信,這確實是大當家的遺書。

    柴狼不識字,又急著想知道。“二哥,信上寫什么?”

    石陌塵抬眼瞧著三弟,又看了那女人一眼,緩緩說道:“信上寫,送信的飛鷹是她的拜把姊妹,信中還強調,要寨中所有人相信她,萬不可刁難她,必須視同自己人,因為她會助咱們繼續與朝廷周旋,完成大當家生前未竟的計劃。”

    柴狼聽了,大為高興,其實對于關云希,他是有好感的。

    “太好了,咱們又多了一個伙伴。”

    石陌塵瞧向老三。“你相信她?”

    “相信。”

    柴狼毫不猶豫地回答,見二哥仍有疑慮,他靠上前,對二哥咬耳朵。

    “她知道我賭輸脫褲子跳湖這件事,這件事從來只有你和大當家知道,她卻能一一說來,表示大當家什么事都告訴她;而且,咱們這里這么隱密,她都能找來,由此可見,大當家對她十分信任,還有……”

    “還有什么?”

    柴狼笑了。“你別看她生得嬌滴滴的,她的性子跟大當家還挺像的,連說話的語氣都像。”

    一旁的熊海聽了,也深感同意。

    “二當家,我也有這種感覺,這女人說話的語氣跟大當家還真像,不管是那個調調或是眼神,跟大當家是一個樣,說大當家與她是拜把姊妹,還真有可能。”

    石陌塵臉色突然冷下來。

    “模仿得再像,她也不是楓兒。”

    熊海聞言,立即噤口。

    而一旁的柴狼見二哥不高興了,忙打圓場道:“那當然,這世上只有一個大當家,任何女人都比不上她。”

    他知道,二哥喜歡大當家,他也是,他們兄弟倆,心里都念著一個女人,只不過,二哥比他更執著,這件事知道的人不多,唯有他和熊海。

    石陌塵冰冷的臉色只出現一瞬,又恢復了儒雅,轉頭對熊海歉然道:“熊叔莫怪,是我一時失言。”

    “哪兒的話,二當家說得對,我完全贊同。”熊海忙道,心下卻在嘆息,二當家對大當家有多執著,他心里很清楚,只可惜,大當家不在了。

    石陌塵沉吟了一會兒,抬頭望向這個自稱飛鷹的女人,對她言明。“我可以信你,但是他,我無法信任。”

    這個他,自然就是指褚恒之了。

    “你信我就行了,至于他,我愿意為他擔保,昨夜是一場誤會,他不知你們的身分,才會特意阻攔。”

    石陌塵靜默不語。

    這時候,熊海站了出來。

    “要我們信他,行,讓他把面具拿下來,遮著臉故意不示人,是何居心?”

    關云希面露猶豫,讓禇恒之遮著臉,是暫時不想讓人認出他尚書府大公子的身分。

    禇恒之冰冷道:“你都能留一把胡子遮住下半張臉,我為何不能戴面具遮住上半張臉?”

    熊海怔住,眾人更是一呆,接著爆笑出聲,尤以老三為最。

    “哈哈哈!有道理,熊叔,你這胡子是真的太多了。”

    柴狼用力拍著熊海的肩膀。提到熊海的胡子,早已讓人詬病,那把胡子多得像掃把,好幾年不刮,連他老婆柳姨都在抗議。

    熊海面露尷尬。“這哪能一樣?”

    關云希也笑了,原本緊張的氣氛變得輕松起來,讓她暗中松了口氣。

    “各位,實不相瞞,我這位朋友不能真面目示人,實為必要,但我以性命擔保,他對各位無害,不但無害,今后他也會出力相助山寨,還請大家莫拒人千里之外。”

    所有人都看向二當家,不知他最后的決定是什么?

    石陌塵沉吟了一會兒,點頭道:“好,我就相信你。既如此,來者是客,兩位,請。”

    總算搞定了。關云希松了口氣,在無人時,褚恒之在她耳邊低聲道:“我何時答應,要出力相助山寨了?”

    她抬眼瞧他,低聲道:“你一定會幫的。”

    “哦?何以見得?”

    “俗話說得好,人在屋檐下,一定要低頭,咱們現在,可是在人家的屋檐下呢!”

    “這應該叫識時務者為俊杰吧?”

    她立即附和。“公子高見,小妹聽你的。”

    “……”他一陣無語。

    她嘻笑道:“更何況,為朝廷收服山匪,解除匪患,增添武力,對刑部尚書大人來說,有利而無弊,還是大功一件。既然要收服人家,總得了解也們的需求,所謂知己知彼,百戰百勝,若能不費一兵一卒就降服敵人,尚書大人在皇上面前有面子,他的政敵也拿他沒辦法,這么賺的差事,何樂而不為,你說是吧?”

    她一邊說,還一邊很狗腿地幫他倒酒,眼神靈動,頗像只狡滑的小狐貍在搖著尾巴,同時又讓人覺得分可愛。

    “我怎么從來都不知道,你這么會說話?”

    “你現在知道了也不遲嘛,況且我說的是事實,陳述利弊得失罷了。”

    禇恒之盯著她,將她的笑看進眼底,喝著她倒的酒。

    他之所以跟她來,的確是想一探究竟,因為他猜測,她與山寨這些人有關,可他倒是沒想到,她竟能將他帶入山寨中,還見到了山寨當家。

    她說對了一件事,巢匪這事的確是父親懷疑有內情,并授意他暗中查探,若能查出其中可疑環節,并將這批山匪收編入朝廷,不但除了匪患,還為朝廷增添兵力,的確是大功一件。

    況且,當初父親曾聽聞官逼民反,只是沒有證據,便派他暗地來搜羅證據。

    這時,三當家柴狼拎著酒杯來敬酒。

    “不瞞飛鷹姑娘,我一見你,便有一見如故之感。”

    關云希微笑,心想那是當然的,我就是大當家,只是外表換了殼,里子還是一樣的。

    “我也對你一見如故,看你為了搶大當家的身子,如此護著她,讓我著實敬佩。”

    “既然你是大當家的結拜姊妹,那就是我柴狼的妹子了,以后有我罩你。”他拍胸膛道。

    “妹子?怎么不是大姊?”

    “你瞧你,看起來明明比我小,當然你是妹子,我是三哥,他是二哥。”

    關云希愣了下,接著想到,對了,她現在是關云希,年齡確實比她生前小了三歲。真吃虧,生前被人叫大姊、大當家,現在她卻得叫人家“哥”。

    “妹子,來,三哥敬你!”

    柴狼一手舉杯,另一手搭上了她的肩膀。

    山寨里,大家都是性情中人,不拘小節,關云希生前便常與老三勾肩搭背,舊習仍在,所以不以為意,但是看在褚恒之眼里,那便是大大的不妥了。

    他黯黯的目光瞄到那只手,不動聲色地拿起酒杯,對柴狼道:“聽說三當家酒量極好,在下仰慕已久。”

    柴狼聽說人家仰慕他,又說他酒量好,自然得意,沒有男人會說自己的酒量不好。

    “好,咱們干個痛快!”

    兩人干掉一杯后,褚恒之很自然地把酒杯伸向關云希。

    “倒酒。”

    關云希聽了,也不覺得有什么,只當禇恒之被她說服了,要和山寨的人套些交情,立刻熱情地上前倒酒,便也離開柴狼那只勾肩搭背的手。

    “你找對了,咱們這位三當家,酒量好,找他喝酒最爽快了。”

    柴狼本就是個豪放不羈之人,聽到飛鷹妹子贊美他,嘴上的笑容合不攏,看她的眼神更是閃著狼光。

    禇恒之看在眼底,不動聲色地勾起笑。“哦,如此一來,今夜我一定要與三當家不醉不歸了。”

    “好說!”柴狼哈哈大笑,把酒杯伸向關云希。“來,倒酒!”

    “好咧!”

    關云希笑應,正要走回去,不料手上一空,那酒壺被禇恒之拿走。

    “我來吧!”他說著,并拍拍一旁的席位,狀似漫不經心地丟下話。“坐。”

    關云希哦了一聲,沒有多想,很自然地坐在了他的身旁,沒注意到這位置讓褚恒之得以隔開她和柴狼,不讓那男人的手臂有機會搭在她身上。

    關云希不知道禇恒之的酒量到底如何,見他與柴狼一杯又一杯地喝著,還劃起了酒拳,不禁感到新奇。

    看不出這位尚書府的公子,喝起酒來,竟然也有豪情爽快的一面。

    見他們喝酒,她肚中的酒中也饞了,遂拿起酒壺,就要喝一口,卻被另外一只手迅速搶過去。

    “你喝這個。”褚恒之將另一壺遞給她。

    她瞧著那酒瓶,這是給女人家喝的淡酒,對她來說跟喝水一樣,哪有烈酒夠味?

    她把淡酒放下,改而伸手去撈另一壺,拔開木塞,濃烈的酒香味立即撲鼻而來。

    這才叫做酒。她滿意地笑著,正要為自己倒一杯,卻又被一手給握住了杯子,身旁傳來淡淡的命令。

    “不準喝烈酒。”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娘子招人愛最新章節 | 娘子招人愛全文閱讀 | 娘子招人愛TXT下載
大乐透走势图5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