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說網
滋味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二嫁大吉 > 第五章 他來此地只為她

二嫁大吉 第五章 他來此地只為她 作者 : 金萱

    到如意酒樓后門取了車之后,伍青靈和樓滄溟雙雙上了車,趕車上路。

    驢車上載滿了平日用來裝盛涼菜的盆與甕坐不了人,他們倆只能并肩一起坐在前面,由樓滄溟負責駕車,伍青靈負責指路。

    不過說是指路,也只有在遇到岔路的時候才需要她出聲說句“繼續往前走”或“往右邊”、“往左邊”這么一句話而已,至于其他時間她都用來思考未來三個月要請誰來替他們家送貨。

    其實這個問題她早就應該要想了,畢竟家里的生意只會愈做愈大,總不能讓爹這樣每日勞碌奔波的送貨,早晚都得請人來做這性事。況且育菇房里的野菇也需要有人照料,除了爹之外沒有更適合的人選。

    現在的問題就在于他們家到底該請誰來送貨呢?

    她覺得王鐵柱大哥是個很好的人選,話雖少,為人卻是敢憨厚老實肯吃苦,只可惜王大哥兩年前就和一群好兄弟組了個工程隊,在農閑時專門替人修建房子,她總不能要求王大哥丟下他原本的工作和他那群兄弟來幫他們家送貨吧?

    雖然她這邊的工作肯定比工程隊的工作輕松又賺得多,但以王大哥的個性,他肯定是不會背棄他的兄弟們的。

    找王大哥的打算只能胎死腹中,那么除了他之外還有誰呢?

    村長爺爺家的四叔好像不錯,也是個老實人……不行,不行,四叔人是不錯,但那位四嬸為人既小氣貪心又愛斤斤計較,有她在背后慫恿教唆,再老實的人恐怕都會被教壞。

    四叔也不行,還有誰呢?

    猴子哥?

    不行,他的個性太跳脫,不夠穩重。

    大樹叔?

    也不行,他家太亂了,兄弟妯娌間勢如水火,就怕請了他早晚會被卷入他家的紛爭與紊亂里。

    大石叔不行,栓子叔不行,李老三不行,大虎哥不行,小虎哥也不適合……還有誰會駕車,性子穩重肯干,家里又沒有一堆狗屁倒灶的麻煩事或人呢?

    伍青靈想啊想的,想到都快吐血了,也沒想到一個合適的人選。

    一旁的樓滄溟見她始終愁眉不展,終于忍不住開口道:“青靈姑娘還在為明日要請誰送貨的事煩惱嗎?”

    伍青靈愣了一下,轉頭看了他一眼才苦惱的老實道:“是啊,一時之間我真想不到合適的人選。”

    “如果青靈姑娘信得過我的話,在找到合適的人之前就由我來幫你們送貨吧。”

    樓滄溟突如其來的自薦讓伍青靈整個人都愣住了。

    “這不行。”這是她回神后的第一個反應、

    “青靈姑娘是信不過我?”樓滄溟轉頭看她,目光深邃。

    伍青靈不由失了下神,這才眨眼回神道:“不是,樓公子是芊芊的二哥,先前還救過我爹,我又怎會信不過你呢?只是來者是客——”

    “我應該不算是客人。”樓滄溟搖頭打斷她的話。

    伍青靈一臉的問號。

    樓滄溟看著前方的路,一邊駕著車一邊不疾不徐的開口道:“奶奶和芊芊都在青靈姑娘家里叨擾了這么長的時間,就算一開始真是客人,住久了也變成家人了吧?更何況芊芊在信里寫著伍大叔和青靈姑娘一直都把她們當真正的家人在對待,芊芊應該是不會騙我才對。既是一家人,又何來來者是客?青靈姑娘以為呢?”

    伍青靈以為和她熟稔親如一家人的是袁氏和樓芊芊,而不是今日才剛見面,相處還不足一個時辰的樓二公子,這個人也未免太理所當然了吧?可是人家是好意,她又不能說什么。

    “即便如此,也不能讓初來乍到的樓公子連歇息一天的時間都沒有,就麻煩你做這事。”她搖頭道。

    “我不介意。”樓滄溟說。

    伍青靈頓時無言以對。她該說什么?

    “這事還是等我回到家問過我爹之后再做決定,說不定我爹能想到一個合適的人選。”她說,打算結束這話題,沒想到他還有話說。

    “其實我有個建議,你要不要姑且聽下?”

    伍青靈眨了眨眼,心想能說不要嗎?她點頭道:“樓公子請說。”

    “首先,你可以叫我滄溟哥或樓二哥,樓公子三個字太見外了。”

    伍青靈頓時有種烏鴉從頭頂上飛過的感覺。

    “這就是你的……建議?”她問他,避開了稱謂的問題。

    “當然不是。”樓滄溟失笑道。“我的建議是,你有沒有想過可以到牙行買個人來用?”

    伍青靈呆了一下,這事她還真的是想都沒想過。村子里家家戶戶都是自己人,做什么事都靠自己、靠鄰居和村民們幫忙,連個長工都沒有,更別提是下人奴仆了,她又哪里想得到還有這個法子呢?

    買個人?

    這個建議好像真的可行,買來的人賣身契握在他們手上自然不會有背離的問題也可以算是自家人,這么一來,連培育野菇的事都可以交由他來做,不必擔心會有泄露機密的問題,她和爹也能稍微喘口氣。

    伍青靈愈想愈覺得這個法子好,不過這事她還得回家問問父親的意見,畢竟買下人這事別說是伍家了,就連對虎谷村來說也是有史以來的大事,也不知村人雖會有什么反應,,應該要先了解一下才行。

    “謝謝你的建議,我覺得這辦法真的很不錯,是我先前想都沒想過的,一會兒回到家我就找爹商量這件事,真是謝謝你了。”她真心真意的向他道謝。

    “不客氣。”樓滄溟說:“不過這依然沒有解決明日送貨的問題,所以明日還是我來幫你們送貨吧。”

    伍青靈完全想不透他為何如此熱心又如此堅持這件事,只道:“還是等回家之后看我爹怎么說吧。”

    樓滄溟沒再勉強她,點頭道:“好。”

    兩人趕啊跋的,終于趕在太陽下山前回到村子里。

    樓滄溟的到來讓樓氏祖孫倆高興壞了,也讓虎谷村的村民好奇極了,爭相用各種理由跑到伍家來串門,只為了看樓滄溟一眼或是多得到一些關于他的事,可做為明日的談資。

    沒辦法,村子里的生活實在是太閑、太無聊了,難得有新鮮事兒誰還在家里坐得住?就像當初樓家祖孫倆剛到村子里來時,也讓大伙津津樂道了半個多月方才逐漸消停。

    總之,習慣就好。瞧袁氏和樓芊芊祖孫倆現今面對那些村民們的打探不就應付自如、游刃有余,絲毫不以為忤嗎?

    伍青靈看了很欣慰,這樣她就可以放心的去和父親討論關于明日與未來要請什么人送貨的事,不必再留在廳里應付前來串門的鄰居們了。

    樓滄溟倒是看呆了,懷疑眼前這兩個人是他平日端莊嚴肅的奶奶和羞澀寡言的妹妹嗎?

    這變化也太大了吧?

    不過他想了想,以虎谷村民的熱情與純樸,還有伍家父女的良善與可親,奶奶和妹妹在這里住了整整兩個月,人不變開朗那才奇怪。

    虎谷村真的是一個好地方,不僅山明水秀地方好,居住在這里的村民也質樸善良,所以他上輩子才能得救,才能在這里養好傷,才能靜下心來籌謀如何為家人洗刷罪名與冤屈,雖然那時候的樓家早被抄家十不存一,但至少活著的人罪名能得到平反,不必為奴為婢的讓人踐踏。

    上輩子?

    沒錯,就是上輩子。

    他樓滄溟是一個蒙上天眷顧死后重生之人,他不知道這么離奇的事究竟怎么會發生,只知道他在病逝之后再度睜開眼睛時,竟重回到他十六歲那年,也就是在四年前,在一切禍事尚未發生,大禍尚未臨頭之前。

    當時家里正在為他議親,看上的便是他上輩子所娶的董家大小姐,卻讓他堅定的拒絕了。

    那個女人不是良配,上輩子樓家遭難時,她竟跪求他給她一封休書,寧愿承受拋夫棄子的罵名也不愿與他有難同當。都說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來時各自飛,可是真遇到了,說不傷心難過絕對是騙人的。

    不過也好,他與她本來就是媒灼之言,父母之命才結為夫妻的,他對她不能說沒感情,,但是責任絕對大于感情。所以她既然絕情絕義在先,他這輩子拒婚也能拒絕得毫無愧疚。

    他是絕對不會再娶她的,即便沒有上輩子發生過的事也一樣,因為他已經有喜歡的人了,從上輩子喜歡至今,一個堅強、獨立、開朗、樂觀的小娘子,一個救了他性命,給了他希望的女子。

    他喜歡的人名字就叫做——伍青靈。

    上輩子樓家突然遭難被圈禁之后,爺爺和爹憂心樓家會迎來滅頂之災,畢竟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于是為了以防萬一,留下樓家最后的香火,被寄予厚望的他潛逃了出來,卻差點逃不過官兵的追殺。

    在他帶著傷四處躲藏期間,有一回傷重暈倒在山林里,卻讓上山采野菜的伍家父女救了回家,之后他們也沒問他是怎么受傷,又怎么會一個人出現在山林里或是他是誰、從哪里來等問題,就這么收留他、照顧他,直到他傷愈并想好接下來要怎么做而后離開為止。

    他就是在那半年多的日子里從陌生、熟識、了解到為她傾心的,無奈那時的他身負家仇又心系家人,就只能強迫自己壓下個人情感轉身離去。

    這般離去之后,他花了整整五年的時間替樓家翻案,洗去罪人的身分,重新得回濟陽樓家屬于“濟安侯”的尊榮與爵位。

    待一切大事底定之后,他毫不猶豫的前往虎谷村,想著如果伍青靈還是單身一人未二嫁的話,他就要向她告白,然后再向伍大叔提親,請他將女兒嫁給他。

    他心如擂鼓,滿懷緊張與希望的重返虎谷村,怎知迎來的卻是令他難以置信的惡耗,佳人早就不在人世,芳魂已杳,就連其父伍豐都已魂斷九泉,父女倆雙雙殞命。

    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虎谷村村民說不出個所以然,只知道他們遭人陷害入獄,村民們想救他們也有心無力,畢竟他們都是無權無勢的老百姓,民不與官斗,根本就沒人愿意理會他們。最終伍家父女雙雙冤死在牢獄里,真正的應驗了那句“好人不長命”。

    他心痛難抑,怒發沖冠,誓言一定會為他們父女倆報仇雪恨,揪出害死他們的真兇并要對方以命償命。

    然而這個誓言他并未兌現,因為那時距離事發已近三年,加上伍家父女倆只是平頭百姓,關于他們的案子紀錄只有寥寥幾筆帶過,幾乎無跡可尋。

    既然文案沒用,他便從當初辦案的相關人員追查起,可是查來查去,那些人也是一問三不知,全是聽令行事,唯一可能知道內情的池柳縣令又在一年前卷入災銀貪污案里,不久前才被處以斬立決,所有線索也隨之中斷,再難寸進。

    這件事是他上輩子最大的遺憾。

    上輩子他始終未再成親娶妻,為了替樓家傳宗接代,他納了一房妾室生了一兒一女,女為長,兒為次。

    上輩子的他并未長壽,年輕時所受的重傷終究還是影響到他的身體,讓他在未及天命之年便與世長辭。

    他重生之后,在兩年前曾經排除萬難悄悄地來過虎谷村一次,他想來看看這世是否也有她的存在,更想如果可以的話,最好能夠阻止她嫁給前世那個負心漢前夫,只可惜他還是遲來了一步。

    隔世再見到她時,她已經梳起了婦人頭。

    為此他真的郁悶了好些日子,因為真的就差幾天啊,如果他能早幾天出發或是趕趕路的話,或許……

    算了,根本就沒有所謂的或許,因為這輩子他們還是陌生人,他要用什么理由與身分去阻止她嫁人?所以這事完全是必然的結果,他根本無力阻止。

    沒關系,他告訴自己,至少她還活著,還未遭遇上輩子的陷害與牢獄之災,更未冤死而魂斷九泉,只要她在,她還活著,那就夠了。

    這一世他絕對不會再讓這種事發生在她身上,他會守護她,會愛她,會娶她,會伴她一生一世。

    上輩子他為了家仇家恨而錯過她,這輩子因為重生的未卜先知,他四年前就已經針對樓家的滅門大禍開始布署籌謀,因而即便樓家在三個月前如前世那般突然被下令圈禁,可是結果絕對不會再和前世一樣。

    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樓家會平安無事的渡過這次大禍,而那些欲陷害忠良的奸佞小人終將會自食其果。

    當然,這些都還要些時間發酵才能看見結果,但大勢已定,不需要他太過操心,加上他已成功讓圈禁的命令解除,現在爺爺、爹和大哥都已行動自由,他這才能到這里來,來到她身邊。

    他來此不為別的,只為她。

    將廳堂留給重逢的祖孫三人,伍青靈去了父親的房里。

    他正躺在床上雙眼閉闔,也不知道是不是睡著了,她出聲輕喚,“爹?”

    伍豐一聽見女兒的聲音立刻就睜開了雙眼,轉頭看向她,一邊從床上坐起身來,一邊開口問道:“路上沒發生什么事情吧,怎么晚了這么多呢?”

    伍青靈快步上前,扶了他一把。“和如意酒樓的掌柜說了些話,所以耽誤了點時間,讓爹擔心了?”

    伍豐搖頭。“爹本只是有點擔心這樓家世侄沒走過這條山路,又是第一回駕咱們家的驢車,怕路上會不會出了什么意外,沒事就好。”

    “他駕車的技術很好。”伍青靈說,一頓后問:“爹,您現在頭還暈不暈?”

    “不暈,我都說了只是小傷,沒事兒,你這丫頭怎么就不相信爹說的話呢?”伍豐揮了揮手,一副沒大礙的表情。

    “傷筋動骨的事怎么會是小事呢?更別提還撞到頭,撞暈了過去。爹,我在這世上就您一個親人,您不替自己著想也該為女兒想一想,如果您真有個萬一,您要女兒一個人怎么辦?”伍青靈說著不由自主的紅了眼眶。

    “你這丫頭……爹這不是好好的嗎?你別胡思亂想了。”伍豐有點訕訕然,趕緊轉移話題,“對了,爹剛剛躺在床上突然想到一件很重要的事,那便是爹的腳受傷了,明日咱們家要送到鎮上的涼菜和醬菜該怎么辦?”

    伍青靈深呼吸了一下,緩和自己的情緒后才開口道:“女兒正想和爹商量這事,爹有什么想法?”

    “爹這腳傷也不是一兩天就能養好的,咱們得請人幫忙才行,問題在于要請什么人來替咱們做這件事。”

    “爹有人選嗎?”伍青靈點頭問道。

    “爹覺得鐵柱不錯。”伍豐說。

    “爹,王大哥不行。”伍青靈搖頭道。

    伍豐眉頭輕蹙,沒想到女兒會否訣他這個提議,“為什么?爹覺得鐵柱這人肯干又老實,你和他媳婦的關系也好,為什么他不行?”他問道。

    “爹,您忘了王大哥還有工程隊的事嗎?”

    伍豐愣住了,因為他真的完全把這事給忘了。

    “女兒本來也覺得王大哥是最好的人選,可惜以他的為人是不可能會背離工程隊那些兄弟的,咱們家這工作肯定比工程隊的輕松、工錢也多,王嫂子若是知道有這機會,肯定會希望王大哥接下工作,但王大哥一定不會同意,到時候兩人就會吵架,咱們不能做這種事,連試都不能試。”伍青靈無奈的嘆息道,也順便讓她爹知道這個后果,免得他不死心跑去試探導致人家夫妻失和。

    伍豐也知道女兒說的在理,只好打消想請王鐵柱幫他們送貨的念頭。

    “除了鐵柱之外,靈兒覺得咱們村里還有什么人適合做這事的?”他問女兒,一時之間他也想不到適合的人。

    伍青靈聞言便將自己在回家路上所想與考慮到的人與事一一說了,最后結論就是……

    “女兒也想不到合適的人選。”

    父女倆相對無言。

    “咱們村里的人應該沒那么差吧,竟然無一可取?”伍豐苦笑道。

    “是女兒顧慮太多,太怕事了。”伍青靈承認道。

    “可是這事還是得解決,咱們得找個人來幫咱們送貨到鎮上去。”伍豐說。

    “嗯,所以女兒有個想法想和爹商量。”伍青靈點頭道:“爹,您覺得咱們買個下人如何?”

    “買下人?”伍豐怔愣了一下。

    伍青靈興沖沖的點點頭。“這回的事讓女兒想了許多。爹,咱們家的生意將來只會愈做愈大,送貨這事不能老讓您來奔波勞累,還有咱們家的育菇房也得有人照顧,請外人不免擔心養菇的技術泄露,靠咱們父女倆又忙不過來,所以買個下人來幫咱們應該是最好的選擇,”一頓,她又道:“這是樓二公子給女兒的建議。”

    “樓家世侄的建議?”伍豐有些訝異。

    “嗯,要不然女兒也想不到這法子,畢竟咱們村里也不曾有過人家買下人。爹,咱們家若真買了下人,那就是村子里頭一分的事,也不知道這樣做會不會招來什么閑話?”伍青靈有些擔心。

    “最多眼紅說幾句閑話,咱們不理他們就是了。”伍豐搖了搖頭。當初女兒和離回家時,村里不也有一堆閑言碎語的嗎?置之不理就行了。

    “那么爹是同意買下人這件事了?”

    伍豐點頭。“不過遠水救不了近火,明日的事該怎么辦?”

    “請王大哥幫忙吧,幫忙個兩三天應該還行。”伍青靈猶豫道。“爹,明早我隨王大哥到鎮上去,然后再找輛馬車去趟縣城,那邊才有牙行。如果順利的話,后天傍晚我就能帶人回家了,遲的話就大后天回來。”

    “你要一個人去縣城?不行,爹不答應,太危險了!”伍豐眉頭緊蹙的搖頭道。

    “爹,這事得有人去辦啊,咱們家就我們兩個人,您現在受著傷不能去,女兒不去誰去呢?”伍青靈無奈的看著她爹。

    伍豐張了張嘴,有些啞口無言。不過即便如此,過了一會兒他還是搖頭說:“不行,爹還是不放心你一個人去。”

    “如果爹真的不放心,那女兒就找個人陪女兒去。”伍青靈眉頭輕蹙的想了個解決的辦法。

    伍豐聞言雙眼一亮,立刻就有了人選。“對,可以找世侄陪你一起去,有樓家世侄陪你去,爹就放心了。”

    “……”伍青靈瞬間只覺得無言以對,半晌后才問:“爹,您和樓二公子今天才第一回見面,怎么就如此相信人家?”

    “他是你袁奶奶的孫子,芊芊的二哥,自然能相信。”伍豐理所當然的答道。

    伍青靈再次無言以對。

    “世侄能一個人過來接他奶奶和妹妹回家,肯定是有點本事,再說他在外頭行走過,肯定比咱們父女倆見多識廣,不管是讓他陪你去縣城,或是讓他陪你去牙行,爹都覺得比你一個人去好。”

    至此伍青靈還能說什么,只能說:“好吧,如果他陪我去能讓爹放心的話,一會兒我就去拜托他這事。”

    “這事我來跟世侄說,你趁時間還早趕緊去鐵柱家一趟,跟他說要請他幫忙的事,如果鐵柱這幾天有事不能幫咱們,咱們還得趕緊再找別人。”伍豐對女兒說。

    “爹說的對,這才是當務之急,女兒得趁早過去一趟。”伍青靈說完匆匆起身轉身就走。

    “靈兒,出去見到世侄叫他過來一趟啊,爹在這里等他。”伍豐在她身后叫道。

    伍青靈腳步一頓,回頭答道:“好。”

    過了一會兒,受到召喚的樓滄溟來到伍豐的房里。

    “大叔,您找我?”

    “來,先坐下。”伍豐朝他招手點頭招呼道。“大叔打擾到你和你奶奶、妹妹的團聚吧?”

    “沒,剛好有位老人家過來和奶奶話家常,我在一旁也插不上話,就過來大叔這兒了。”樓滄溟搖頭道。“大叔找我有事?”

    “嗯,大叔有件事想拜托你,雖然對你有些不好意思,但還是要麻煩你。”伍豐帶著些許歉疚與不好意思的表情說道。

    “大叔別這么說,真要說麻煩的話,我奶奶和妹妹住在大叔家這么長的時間,不是更麻煩大叔嗎?”樓滄溟神情認真的說。“大叔,您有什么吩咐盡避說就是,只要我能力所及的我都會去做。”

    “好,那大叔就先謝謝你了,”一頓,伍豐直接進入正題道:“大叔想拜托你明日陪靈兒去一趟縣城,靈兒要去那里的牙行買個下人,大叔的腿腳不方便沒辦法陪她去,只能拜托世侄替我陪她去了。”

    “這不是什么難事,明日我就陪青靈姑娘走一趟。”樓滄溟沒有一絲猶豫,慎重的點頭應道,心里卻暗自欣喜。

    此去池柳縣城來回至少得兩天的時間,換句話說他有兩天的時間能和伍青靈單獨相處增進感情,這完全就是求之不得的機會啊,只有白癡才會錯過。

    伍豐略微猶豫了一下又開口說:“另外還有一件事……”

    “大叔請說。”樓滄溟認真的看著他點頭道。

    “其實后日是靈兒的生辰,我今日到大街上就是為了買禮物送她,沒想到卻發生這種事。”伍豐無奈的看了一眼自己受傷的腳,然后又再看向樓滄溟。“大叔想請你在陪靈兒到縣城時,幫大叔挑個禮物送給她,然后再替大叔祝她生辰快樂。”

    “后日是青靈姑娘的生辰?”樓滄溟驚訝的問道,接連兩世這還是他第一次知道這件事。

    “是啊,后日就要滿十七足歲了。我還記得她剛出生的模樣,沒想到轉眼間就這么大了,如果——”伍豐突然住了嘴,將那句話“如果不是嫁錯人家可能早就當娘”的話給吞回了肚子里。

    “大叔,不知青靈姑娘有什么特別的喜好?”樓滄溟問道,并未追問他如果之后的未竟之言。

    “那孩子也沒什么特別喜好,就是愛鼓搗些山珍野菜做出來的吃食,世侄剛到這兒可能不知道,我們伍家涼菜醬菜在鎮上可是鼎鼎有名的,而那些菜全都是靈兒她鼓搗出來的,厲害吧?”伍豐說這些話時,臉上全是引以為傲和與有榮焉的神情。

    “真的很厲害。”樓滄溟真心誠意的點頭道。“不過這樣的話,我該買什么來當生辰禮物送給青靈姑娘呢?大叔到大街上原本計劃是想買什么?”

    “簪子。我嫌那孩子平日都不愛打扮,所以想買一支漂亮的簪子送給她。”伍豐說。

    “好,那么我就替大叔買一支漂亮的簪子送給青靈姑娘當生辰禮物。”樓滄溟點頭道。

    “其實也不一定要簪子。”伍豐趕緊說道。“我相信世侄的眼光肯定比我好,縣城里的東西也比鎮上的多。你看看,只要是漂亮適合靈兒的飾品,不拘簪子、耳墜子、鐲子或是項鏈都行。”

    “我明白大叔的意思了,這事交給我,您放心。”樓滄溟大包大攬的承諾道。

    “謝謝,我拿錢給你。”

    伍豐欲起身,樓滄溟趕緊將他攔下來,說:“大叔,錢不急,等我替您辦好這事,從縣城里回來之后您再給我錢就行了。”

    “世侄身上的錢夠?”

    “管夠!”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二嫁大吉最新章節 | 二嫁大吉全文閱讀 | 二嫁大吉TXT下載
大乐透走势图5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