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說網
滋味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百膳鮮妻 > 第七章 壁咚

百膳鮮妻 第七章 壁咚 作者 : 簡瓔

    顧家兄妹在李家做客已經五日了,期間受到李云樵的熱情招待,天天安排不同節目,游湖、看戲、賞花、賽馬等等,最主要是李姮漱時不時便下廚做好吃的,令他們根本不想走。

    李姮漱覺得好笑,前世她都沒想過抓住一個男人的心,先抓住他的胃,這一世卻派上了用場,她原來只是想收服顧敏敏,沒想到顧紫佞竟然也是個吃貨……這點紀錄片里怎么沒提到啊?

    不過,顧紫佞有“吃”這個弱點,對她有好處,因為她已翻轉了原主的命運,把顧東盛排除在外了,將來她會嫁給顧紫佞,提前收服他也不錯。

    然而,就在她這么想時,李家來了個不速之客,顧東盛竟然登門拜訪!

    “顧三爺怎么會來寒舍?”李云樵也很意外,但來者是客,他也親自接待。

    顧東盛是顧家二房獨苗,雖是嫡子,但顧家二房無所作為,說白了是顧家的米蟲,他的態度也就冷淡了許多。

    “是我邀請三爺來的。”江琳玥笑吟吟的說道:“上回壽宴時,我聽到三爺說很想逛逛美食節,我心想既然二爺和敏敏姑娘都來了,自然也要將三爺請來同樂了,不然說不過去。”

    雖然李姮漱轉了性子之后給了她許多難看,但她還是后宅的實質掌權者,這些年來,她以主母自居,府里上下也當她是主母,這習慣不會輕易改變,她請人來做客也是理所當然的事。

    “小侄盛情難卻,這便厚著臉皮來了。”顧東盛朝李云樵微笑作揖。

    所謂伸手不打笑臉人,李云樵便也沒說什么,交代江琳玥安排顧東盛的住宿事宜,便去忙他的了。

    憑良心說,顧家基因不錯,顧東盛也是長得一表人材,只不過他心術不正,看著就有股邪氣,讓李姮漱想到了西門慶。

    江琳玥為了陷害她,竟然邀顧東盛前來做客,這不由得令她懷疑江琳玥是否也是重生而來?否則為何會邀請顧東盛來?不就是為了導回前世的軌跡,讓她一定要下嫁給顧東盛嗎?有了這個猜測之后,她對江琳玥更提防了。前世讓原主與顧東盛被人抓奸在床就是江琳玥的計謀,現在也不難猜她會如何做了,肯定又想故技重施。

    她現在還沒有力量,縱然猜到江琳玥的計謀,單憑她也難以對付人手充足的江琳玥,若是她要避,還是避得開的,可她不只想要避開,還要江琳玥自食惡果,那么就需要借助第三個人的力量了。

    誰是第三個人呢?

    她知道現在祖母、父親還不會相信她的話,而母親與她一樣在李家沒有勢力,唯一有能力,又有可能相信她的人……

    不錯,就是他了!

    天未亮,李姮漱自己埋頭在大廚房里做費工的鱒魚餃子,她自己也覺得好笑,怎么覺得用吃食收買顧紫佞會百試百靈?

    說起來,這鱒魚餃子可是她做過的餃子里最費事的,是她一個在韓國留學的朋友教她做的,是平昌的特色美食,先要揉面團、醒面,而餃子餡當然是最難的部分,整條鱒魚都必須細心將剌剔除,要用手仔細摸過,將剌一根根挑出來,跟著去皮,再將魚肉切細丁。這只是初步,其他配菜也挺多的,南瓜去皮切丁、洋蔥切丁、高麗菜切碎下油鍋加鹽拌炒到半熟再放涼,另外紅椒切碎、韭菜切碎,兩樣食材拌入蒜泥、姜泥,原來這里還要用上豆腐一塊兒壓碎攪拌的,可大岳朝還沒有豆腐,便略過不用了。

    鱒魚丁加入所有食材,再加入炒過的白芝麻、糖、鹽,胡椒粒、香油拌勻,如此餡料才大功告成,最后便是搟面皮了。因為是韓式餃子,所以皮會特別搟得薄一點,再包入餡料,黏好半月形的邊,再把兩頭黏在一起,便會形成一個漂亮的元寶狀,看起來也會像大餛飩。

    做好的餃子可以煮、蒸、煎,滋味各有不同,她做了蒸餃和煎餃,煎餃底部焦脆,尤其美味,各種沾醬都適合。而為了搭配韓式餃子,她便做了一個很韓風的沾醬,用的是洋蔥、小蔥、辣椒、蒜片,加點糖、醬油和水稀釋,這樣的韓式餃子,口味非常豐富,她敢擔保顧紫佞肯定是第一次吃到。

    “姑娘,有什么奴婢幫得上忙的嗎?”喜秋覺得主子忙得出汗,尤其是挑魚剌的時候,挑到一個聚精會神,而自己閑著還坐著,很是坐立不安。

    “你只要在那兒坐著陪我就是幫我了。”李姮漱回眸一笑。“這么大的廚房,我自己待著怪可怕的,有你在,我很安心。”

    她刻意挑了工序最多的鱒魚餃子,就是希望顧紫佞能從中感受到她的誠意和迫切,而他是個吃貨,一定能知道她做這道鱒魚餃子絕不簡單。

    鳥聲啁啾,晨光探頭,天色已經大明,再過半個時辰便是各院落用早膳的時間,早膳比較簡單,都是由幾個廚娘在另外一間中型的廚房里做,大廚房主要負責晚膳,因此此時還沒有人前來。

    李姮漱做好了兩種餃子,喜秋幫著裝進食盒,兩人穿過游廊,步入月洞門,進了柳葉軒。她讓喜秋在前廊下把風,自己則提著食籃欲要去顧紫佞住的東邊廂房,因為她要談的事不能被第三個人知道。

    “這不行啊,姑娘!”喜秋聞言嚇得不輕,連忙阻攔。“姑娘和顧二爺孤男寡女同處一室若讓人撞見,會被貼上私相授受的罪名,姑娘的清譽便毀了。”

    李姮漱毫不在乎。“毀了就毀了,反正我要嫁的人就是顧二爺,傳出私相授受的罪名也沒什么影響,我想顧二爺也不會介意這個。”

    喜秋眼見攔不住,只好盡力把風了。她真沒想到才經過幾天相處,主子對顧二爺的心意就如此熱切,一大早做好了費工的餃子親自送來,還不怕傳出蜚短流長,往好的地方想,主子對顧二爺如此上心,將來肯定能琴瑟和鳴吧?

    喜秋這忠仆就抱著如此堅定的想法,認真的在原地把風了。

    李姮漱提著食盒來到了東廂房,因為顧東盛也被江琳玥安排住在這里,她小心翼翼的左右張望,不時走走停停,不想遇到顧東盛。

    幸好,可能是還早,連個灑掃丫鬟都沒看見。她叩了顧紫佞的房門,希望他已經起床了,不要還在床上才好。

    過了一會兒,沒人應門,她又叩了叩門,將耳朵貼在門板上聽里面是否有動靜。

    驀地,房門開了一條縫,有只手伸出來將她拉進去,她低呼一聲,驚魂未定的看著眼前的人,手里的食盒已被人接手,她兩手空空的被個修長身軀困在墻角,一時之間,手足無措。

    “你、你這是在做什么?”李姮漱抬眸看著似笑非笑的顧紫佞,不是害怕,而是莫名的心跳加速。他身上散發的強烈男性荷爾蒙,她全然感受到了。兩世為人,她從來沒和男人貼這么近過,她的呼吸心跳都亂了,心跳聲大得她自己都聽得見。

    “顧某還想問問大姑娘在做什么?”顧紫佞玩味的勾起嘴角。“大姑娘讓丫鬟把風,自己一路作賊似的鬼鬼祟祟尋到了顧某房門前,還將耳朵貼在門上意欲偷聽,大姑娘要不要解釋解釋?”

    李姮漱臉更燙了。“你怎么知道我的行蹤?”

    顧紫佞眼里閃著笑意,嘴角輕揚。“顧某有早起的習慣,練了套劍法,又去逛了貴府一圈,回來便見到姑娘行跡詭異,一路尾隨,發現姑娘竟然是來找顧某的,心欣之下,躍上屋頂,由屋瓦回房,這便將姑娘迎了進來。”

    李姮漱咬著下唇,要命!所以她的行為他都看見了?

    她定了定神,辯解道:“我做了鱒魚餃子,特地送來給二爺品嘗,怕冷了不好吃,這才想聽聽二爺房里的動靜,沒別的意思。”

    “是嗎?”顧紫佞伸手將她散落的發絲勾回耳際之后,英挺的眉毛微微往上挑,含著一抹笑意問道:“若是如此,大可在前廳讓顧某的小廝青木來通傳,沒必要親自尋來吧,還派丫鬟把風,這說不過去。”

    李姮漱自己也知道不合理,她咳了一聲。“事實上,我是有事相求,不方便讓第三者聽到,所以才會自己過來。”

    顧紫佞看著她,恍然大悟地道:“原來我們已經到了不方便讓第三者在場的階段啊,能和大姑娘進展如此神速,顧某實在高興。”

    李姮漱忍不住又紅了紅臉,她深吸了一口氣才說道:“我有正經事要跟二爺談,二爺可以讓開一點嗎,這樣貼著,不太方便說話。”

    “不可以。”顧紫佞悠悠然的朝著她笑。“我覺得此刻的感覺很好,想保持一會兒。”

    李姮漱有些無言,顧紫佞原來就是這樣痞的男人嗎?為什么現實跟紀錄片不一樣?照理,他應該是個寡言的男子,不應該這么會撩人啊?

    她突然想到了法寶,連忙說道:“餃子涼了不好吃,先吃餃子吧。”

    顧紫佞又朝她逼近了幾分,瞇著眼,帥氣的眉間帶著幾分笑意。“姑娘以為區區餃子能動搖彼某,太小看顧某了,姑娘跟餃子在顧某面前,顧某當然選擇姑娘。”

    “選擇什么啊?”李姮漱情急之下,脫口說道:“我和餃子,不都是你的?”

    “好一句餃子和姑娘都是顧某的。”顧紫佞眉間笑意盎然,兩只手撐著她兩邊的墻,好看的唇湊近了,在她額上落下一吻,說道:“一會兒我會嘗餃子,現在先嘗嘗我的未婚妻不為過吧?畢竟是姑娘說的,姑娘和餃子都是顧某的。”

    李姮漱整張臉都燒了起來,她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昏了頭說那種話像在撩撥他,也沒想到他會這么大膽,竟然敢吻她的額頭,古人不都是很保守、很恪守禮儀的嗎?他們還沒成親,他怎么敢對她這么親密……

    驀地,李姮漱發現自己的腰被顧紫佞扣住了,她整個人一下子被推到了他的胸前,緊貼著他,而左右她的那股力道正是來自于他的手。

    “姑娘可能以為顧某說的淺嘗是吻吻額心,但那遠遠不夠,我現在想要更多……”

    李妲漱在他懷里,耳尖熱燙,她眼睛輕輕眨動了兩下,不明所以,但她確實芳心顫動。顧紫佞表情突然變得危險,眼眸變得幽深,他的唇低了下來,堵住了她的唇。

    李桓漱心神一蕩,瞬間腦子一片空白,原本打算跟他談的事,現在一個字都想不起來,也想象不到五分鐘之前她還站在門外,怎么現在會跟他接吻了……

    顧紫佞吮著她的芳唇,一會兒便放開了,怕她太過震撼,抑或不能接受,甚至將他的吻歸類于侵犯,往后躲著他,那可就不妙。

    李姮漱一等顧紫佞的唇離開便一溜煙的奪門而出,她能應付李老夫人、江琳玥、李佩兒等人,但沒能力應付這突然其來的曖昧熱浪席卷,她對戀愛一點經驗都沒有,忽然產生好感又長得很不錯的男人吻住,她實在不知所措!

    她的心抨枰跳,飛也似的落荒而逃,正巧碰到進來廂房院子的顧敏敏和春芽,顧敏敏驚訝的指著李姮漱。“咦?那不是漱姊姊嗎?漱姊姊,你要去哪里?”

    經過這幾日的相處,顧敏敏拜倒在李姮漱的手藝之下,對她的態度早就一百八十度大轉變。

    李姮漱跑得很急,長發在空中甩了個弧度,她壓根沒聽到有人在喊她,雙手提著裙角跑出了長廊,很快消失不見。

    顧敏敏直覺不對,東廂房是她二哥的寢房……莫非——

    “糟了!”顧敏敏大事不妙的驚跳了起來。“肯定是二哥纏著漱姊姊給他做吃食了,要瞞著我吃掉!”

    春芽翻了個白眼,主子真是三句不離吃啊,果然是吃貨!

    顧敏敏風風火火的往顧紫侯房里跑,房門虛掩著,她兩手一把推開了,揚聲問道:“二哥!我剛看到漱姊姊出去,她怎么臉紅成那樣,又走得那么急?你對她做了什么?”

    顧紫佞淡定的伸手彈了彈顧敏敏的鼻子。“小孩子不需要知道。”

    她臉紅了嗎?這令他雀躍,因為這可是個重要情報,代表她不是害怕才逃走的,而是羞赧才逃走的。

    “我哪是小孩子?”顧敏敏抗議道:“我十三了,是大姑娘了……”

    顧紫佞又毫不留情的彈了彈顧敏敏的腦門。“只長身子不長腦子算什么大姑娘。”顧敏敏不再與之爭辯什么是大姑娘,她轉而咄咄逼人的問道:“二哥,你老實說,是不是你叫漱姊姊給你做什么好吃的……咦,這香味……”

    顧敏敏動了動鼻子,聞香而去,發現桌上有個食盒,她迫不及待的打開,看到兩盤碩大餃子,她立即眼睛發亮。

    “我就知道!”顧敏敏氣不過的重重跺腳。“二哥!你怎么可以背著我讓漱姊姊給你做好吃的?”

    “我讓我未婚妻給我做好吃的,你有意見?”顧紫佞嗤之以鼻的將顧敏敏的肩膀一轉,壓著她坐下。“你就安安靜靜的吃,不許說話打擾我思考。”

    “好!”顧敏敏歡快地應道,她知道她二哥一思考起來就不會跟她搶食了,也就是說,這里所有的餃子都是屬于她的,都是她的!

    另一邊,喜秋見自家姑娘慌不擇路的跑來,且神色還很不對勁,令她也忐忑了起來。

    “姑娘,發生什么事了嗎?”

    李姮漱搖了搖頭。“無事。”

    她居然丟下正事跑了……還有,她逃跑前是不是應該推開顧紫佞,而且要用力甩他一耳光,這樣才能顯示出她是神圣不可侵犯的?才符合這個時代大家閨秀的形象?

    罷了,現在想也來不及了,她都逃出來了,總不能回去補巴掌吧?再說,她也并沒有想打他的情緒,腦子里都是被他吻時的震撼,夾雜著濃烈的旖旎,想到這里,她又泛起一陣躁熱……

    “咱們快走吧。”她臉頰發燙的催促喜秋。

    主仆兩人快步離開柳葉軒,正要出月洞門時,不巧顧東盛竟迎面而來。

    “李大姑娘!”顧東盛身著一襲月白色暗紋錦袍,他喜穿白色,自詡風流瀟灑,一見到李姮漱便露出了見獵欣喜的笑容,他正想找個理由去會她,沒想到得來全不費工夫。

    江琳玥派人送信給他,力邀他來美食節一游,信里雖然沒說得很明白,但暗示會撮合他和李姮漱。不說李姮漱是個美人了,就說她的嫁妝好了,身為錦州城首富李家的嫡女,自然是紅妝千里了,對他們潔據的二房有極大幫助,至于江琳玥為何要幫他?他不笨,轉念一想便知道,江琳玥想讓她的親閨女李佩兒嫁給顧紫佞,為此,不惜破壞李姮漱和顧紫佞的親事。雖然江琳玥這想法擺明了看扁他,但他不在乎,若能娶到李姮漱為妻,他的地位會大大提升,顧家任何人都再也不能看不起他。

    “原來是顧三爺。”李姮漱不得不停下來,但她的眼神瞬間變冷,看著紀錄片里的渣男,心里升起了警戒。

    她不想與顧東盛有所交集,以免命運又將他們牽在一起,尤其在江琳玥刻意將顧東盛請來的情況下,不知何時會有陰謀發生在她身上。

    “大姑娘是從柳葉軒出來嗎?”顧東盛嘴角含笑,看著身穿鵝黃色挑線百花裙的李姮漱,這顏色襯得她更加嬌嫩,白皙的肌膚像白玉似的,曲線纖秀、形態婀娜,令他想象起美人在懷的感覺,放柔了聲音說道:“在下正好有事請教大姑娘……”

    李姮漱不給他說話的機會,冷冷的道:“失禮了,我還有事,先走一步。顧三爺有事就找玥姨娘吧,相信玥姨娘能為你解決任何疑難雜癥。”

    不等顧東盛反應過來,李姮漱便領著喜秋頭也不回的走了。

    喜秋還在不妥,擔心地道:“姑娘,顧三爺好歹是二爺的堂弟,您這樣很失禮……”

    李姮漱神色冷凝。“對那種人,不需要有禮貌。”

    哪種人?對主子這番沒頭沒腦的評論,喜秋很是不解。

    另一邊,顧東盛看著李姮漱匆匆離去的身影,當場愣住,他的拳頭緊了,臉色極是難看。

    他是聽說李姮漱刁蠻任性,被寵壞了,但沒想到會無禮到這種程度,簡直目中無人,不將他看在眼里!

    一瞬間,他的眼底劃過一絲恨意。

    等著,等他順利娶到她,到時看他怎么踩扁她,他要她跪著對他懺悔今天的事!

    夜已深沉,李姮漱躺在床上了無睡意,腦子還是白天和顧紫佞的突發接吻事件,她的主觀想法,古人都是保守和守禮的,即便是議了親的未婚夫妻,連牽手都不可以,更多人是洞房之夜才第一次見面,雖然她自己一個人去他的寢房找他是有違禮教在先,但她怎么也沒料到他會突然吻她……

    不知道過了多久,她感覺到眼皮沉重,終于累了,也好不容易睡著了,可細微的動靜又將她吵醒了,以為是喜秋進來給她蓋被,卻看到顧紫佞的臉近在眼前,她嚇了一大跳,瞪著他看,不知是夢還是真實。

    “不是夢。”顧紫佞知道她的想法,伸手在她臉頰上摸了摸。“顧某潛進姑娘的香閨

    了。”

    李姮漱有一瞬間的閃神,她努力瞪著眼前的登徒子。“你怎么進來的?”

    顧紫佞笑了笑,指了指房頂。“這就是略有輕功的好處。”

    原主沒有武功底,只會馬術,他是自帶功夫而來。前世他走闖大江南北,時常要與來自三教五流的分子會面,便學了拳腳功夫自保,不過像這樣利用輕功夜闖女子香閨還是頭一回。

    “你早上不是有話對我說?沒聽到你說,我睡不著,所以過來聽你說。”顧紫佞臉上掛著從容的笑,大大方方的坐在她的床榻上,好似他們夜半私會并不是什么事。

    李姮漱自動將他的態度歸類于“當早上的事沒發生過”,她定了定神,擁被半坐起來,向后靠向枕頭,幸而古人保守,睡衣也是好幾層的密密實實,沒有衣衫不整的問題。

    她開門見山的說道:“我是要拜托你一件事,如果你能不問我原因,我才會說出我的請托,若你非知道原因不可,那么就算了,你現在就可以離開。”

    顧紫佞懶洋洋地笑起來。“若我想知道你要拜托我的是什么事,就不能追問原因,這么一來,我似乎沒有談判的空間。”

    李姮漱屈起膝來。“你也可以選擇不要知道。”

    “可是我想知道。”顧紫佞露出了意味不明的笑容。“你的一切,我都想知道,且是你不惜自個兒到我房里找我說的事,我就更想知道了。”

    李姮漱眼睛閃動了幾下,她覺得神奇,他們不再稱呼彼此二爺、姑娘的,距離拉近了許多。

    “我不會問你原因,所以說吧,你要拜托我的是什么事?”顧紫佞的神色很是愉快,他同樣也察覺到他們的距離一日之間拉近了,這自然要歸功于早上的那個吻了,如今已明白確定了,她是他的人。

    見他答應得爽快,李姮漱再無顧忌,她眼底有一抹堅定,直勾勾的看著顧紫佞。“我希望你在顧三爺停留在錦州的時日里,派人盯著顧三爺和玥姨娘的一舉一動,若是發現不對勁之處,你看著辦。”

    顧紫佞慵懶閑適的表情慢慢收了起來。

    盯著顧東盛和玥姨娘,這個要求甚為奇怪啊。

    但她說的,不能問原因。

    雖然早在壽宴當日便發現她與江琳玥的關系不似外傳的那么親近,但現在顯然不是沒那么親近而已,她這是在懷疑江琳玥和顧東盛要害她?

    他知道顧東盛讓江琳玥邀來做客,原是不放在心上,因為顧東盛原來就舌粲蓮花,極會討好女人,上回在壽宴對江琳玥灌幾句迷湯,賺得一趟美食之行也無可厚非,可原來這件事是有其他目的,而李姮漱都知曉。

    她為什么會知曉?不能問。

    雖然不能問,但他也能猜著,多半是她不經意知道了江琳玥和顧東盛要連手害她,可苦于她沒有人手可以為她辦事,只好求助于他。

    李府那么多人,為什么會求助于他?不是求助于李老夫人、李云樵或她的母親江靜芝?

    顧紫佞的眼中劃過一抹流光。

    她求助于他,證明了他是她心里唯一值得信任且唯一有能力的人。

    想明白這點,他眼神灼灼地盯著李姮漱看,俊挺的臉上忍不住露出了幾分開懷笑意。

    “原來是要拜托我這么難的事,才特意做了費工的鱒魚餃子,沖著鱒魚餃子,我自然要答應你的請托了。”

    李姮漱頗為意外。“你吃得出是鱒魚餃子?”

    顧紫佞眼里亮著光,一笑道:“我對吃食頗有研究,以后你做了什么好吃的,都可以拿來給我品嘗,我幫你鑒定。”

    前世他去高麗做生意時,在當地嘗過那里的餃子,與她做出的形狀相同,只不過主要內餡不是鱒魚,鱒魚是敏敏那偏愛河鮮的小吃貨嘗出來的。

    “你確定是鑒定?”李姮漱笑吟吟地看著他,好笑地道:“看你們兄妹每次在搶食的速度之快,根本是狼吞唬咽,那么短的時間能鑒定什么?”

    顧紫佞對她展現了一個運籌帷幄的悛帥笑容。“你不要問這么多,總之有好吃的,你就交給我準沒錯。”

    李姮漱忍不住笑起來,說得義正詞嚴,不過就是貪吃兩字。

    她笑顏柔和地道:“正事都說完了,你快點走吧,免得喜秋突然進來,會嚇壞她的。”

    “哪有那么容易?”顧紫佞露出請神容易送神難的痞樣,忽然壓低了聲音,“我真正要做的事還沒做哩,怎么可以走?”

    “真正要做的事?”李姮漱心里莫名的一跳,她輕咳了一聲,努力維持鎮定問道:“什么事?”

    顧紫佞輕柔的笑起來,看起來很無害。“既然你都問了,那我當然一定要告訴你了。”

    顧紫佞傾身過去,扶著她的肩,熱唇一下子吮住了李姮漱柔軟的芳唇,這回不像白天只是在嘴唇上吸吹幾下便作罷,李姮漱只感覺天眩地轉,神魂為之被奪。

    顧紫佞盡情的品嘗懷里的柔唇,兩人的雙唇緊緊的契合,并不是只有他單方面的進攻,李姮漱也有所回應,無論是她間歇的嚶嚀或緊緊捏著被角的小手都透露了她的情感,兩人像是怎么也吻不夠似的。

    終于,顧紫佞先放過了她的唇,不然兩個人都快不能呼吸了。

    李姮漱像從云端落到地面,她喘息著,睜著一雙明眸直勾勾的看著顧紫佞,她的心不受控制的狂跳,眼中盡是狂亂。

    顧紫佞同樣被這個吻弄得氣息紊亂,他看著眼波瀲艷的李姮漱,努力平復體內泛起的情潮,他修長的手輕摸她的臉龐,“如何?對我心動了嗎?”

    兩人共處一室,又在床上,且還沒有別人的打擾,若不是蓄意的輕佻,他早已對她撲過去了。

    李姮漱身子還輕顫著,她看著顧紫佞動情的面孔,她不想違背自己的心意,也不想口是心非,她緋紅著臉頰,輕輕點了點頭。“心動了。”

    “這么誠實?”顧紫佞的手指撫著她的唇,輕輕地捻,眼眸幽深似海,柔聲說道:“看來我得快點走才行。”

    李姮漱一張臉已經紅透了,她被動、有感的點了頭。“嗯,你得快點走。”

    她是情場菜鳥,都能感受到兩人之間那種天雷勾動地火,一觸即發的火熱氛圍,他是男人,感受肯定更加明顯。

    顧紫佞大手摟著她的頸,將她拉近自己,與她額碰額,低低地說道:“我得設法快點將你娶過門了,不然漫漫長夜要如何熬過?”

    李姮漱心撲通撲通的跳,心里說不出的蕩漾,這肯定是世上最撩動人的情話了。

    顧紫佞說完又低頭在她唇上狠狠的吸了一口,這才放開了她,循來時模式,輕輕一躍便躍上了房梁,掀開房瓦,他修長的身影消失在李姮漱眼前。

    李姮漱怔怔看著房梁許久,她輕撫自己的唇,耳畔回蕩著顧紫佞低沉悅耳的聲音,他的聲音里還帶著一絲溺死人的溫柔。

    他倒好,撩足了就跑,今晚她還能睡得著嗎?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百膳鮮妻最新章節 | 百膳鮮妻全文閱讀 | 百膳鮮妻TXT下載
大乐透走势图500期 山东11选五5开奖 快乐8基本走势图带连线 麻将来了辅助 幸运十一选五开奖走势 排列三百位振幅走势图 台球斯诺克比分 码件是什么意思 东北有什么麻将 好运快3诈骗 天津十一选五基本走势一定牛 新疆35选7的中奖号码 北京快乐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