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說網
滋味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夫寵 > 第十二章

夫寵 第十二章 作者 : 零葉

    【第八章】

    雖然兩個孩子對封向南即將要從干爹變成爹有些抵觸,但府里上下其他人還是很高興的。

    封向南沒打算大張旗鼓,一邊低調的采買,一邊變著法子的討好兩個孩子。

    他們的婚期定在了十月份,那時候天氣剛剛好,不算太冷。

    蘇曉娥已經說服了李巖,至于女兒開心,蘇曉娥不管她,孩子還小,很多東西也不太清楚,說了她也不明白。

    她也想不明白為什么開心就是不愿意讓封向南當她爹,明明之前張嘴閉嘴就是我想我干爹了。八月,封向南該準備的事情都準備得差不多了,突然接到大帥梁寬的軍令。

    上面想趁著關外的游牧民族這個時候正在忙著放牧,曬草的時候來一波突襲,將這些人要嘛一舉收服,要嘛一舉剿滅,省得過冬的時候又來鬧騰。

    上面的意思是想讓封向南,帶著人假裝成商人,去跟他們作生意。摸清楚他們的底細,再回來商量戰略部署。

    封向南接到軍令后,匆匆回去了一趟。

    蘇曉娥一聽,心頓時就拎了起來,她想起了李大力。

    看的出來蘇曉娥擔心,封向南安慰了她幾句,“放心,這次不是直接真刀真槍的打,我會小心的。”

    “就是不帶軍隊,我才更不放心。”蘇曉娥看著他道。

    “現在家里有你還有兩個孩子,我惜命的很。只是,說好的十月份成親,可能會來不及了。”封向南充滿歉意的看著她。

    “那些我都不在乎,我只想你能早點回來。”蘇曉娥道。

    封向南抱著她。

    晚上,等孩子們都睡著了后,蘇曉娥換上她給自己做好的嫁衣,一身紅的穿著后提著燈籠離開房間。

    封向南正在寫計畫,忽然聽到腳步聲,他放下筆,就見外面走過來一位紅衣佳人,裊裊款款,步步生蓮的朝他走來。

    蘇曉娥走進來后,吹減了手里提著的燈,又將門給關上了。

    將燈放在一旁,徑直朝封向南走了過去。

    “我好看嗎?”蘇曉娥問。

    封向南朝她伸出手,蘇曉娥把手遞過去,兩人的手握住。

    “好看,就跟那蘇妲己一樣,蠱惑眾生。”

    “那……妲己想邀你共赴巫山云兩,愿意嗎?”蘇曉娥調皮的問。

    封向南一用力,把人扯進懷里,蘇曉娥順勢就坐在了他的腿上。

    “求之不得。”

    蘇曉娥看到了桌上的公文。

    “還是等你忙好了?”

    封向南看了看蘇曉娥,又看了看桌上的公文。

    “人家今晚都是你的。”說完也不管封向南愿不愿意,從他腿上站起身,徑直朝里屋走去了。

    “不寫完不許進來哦。”說完將里屋的門關上了。

    封向南被她撩撥的心里都沸騰了起來,還有點公文,趕緊處理好吧。

    怪不得紂王得到蘇妲己后根本無心朝政,有這樣的人兒在身邊,哪里還有心思想別的。

    封向南壓下心頭的欲火,深吸幾口氣,將這個蘇妲己從自己的腦袋里趕走。

    等封向南把所有的公文都處理了又核查了一遍后已經快亥時了。他不放心的又在腦子里過了一遍,確定沒什么遺漏后,這才往里屋去。

    一推開門,沒看到人,封向南疑惑的看了下,就在他轉身關門的時候,忽然就覺得腰身一緊。緊接著就是嬌媚的聲音道:“人家等得都快睡著了。”

    確實要睡著了,說話都帶著睡意。

    封向南將身后的人拉到前面來,看著她穿著這一身紅,眸子閃了閃。

    “前幾天做好的,穿給你看看,你要是覺得不好看,我再修改修改。”

    “好看,特別好看。”封向南伸手摸索著她白皙的臉蛋,本就好看的臉被襯托的更加我見猶憐了。

    “曉娥,你是不是怕我……”蘇曉娥立刻捂住了他的嘴。

    “我就是想穿給你看看,我這么好看,你要是不回來娶我,肯定是你吃虧。”

    “是,我不能吃虧,今晚得先討點甜頭。”說著就要抱著蘇曉娥往床上去。

    “我想在這里。”蘇曉娥指著桌子道。

    ……

    這一晚,兩人折騰了許久,整個屋子里都是他們留下的痕跡。

    結束后,封向南抱著已經昏睡的人上了床。

    等醒來后,看著外面的天色,悄悄地的把人送回去了。

    封向南走了,這一走就走了一年。

    封向南離開的第二個月,蘇曉娥就發現自己懷孕了。

    她知道,肯定是那天晚上兩人瘋狂后的結果。她摸著肚子,找來李嬸子跟翠兒告訴了她們。李嬸子跟翠兒是跟著封向南時間最久的人,早就把這里當成家,把封向南當成家人了。

    知道這孩子是封向南的,李嬸子眼睛都紅了。

    “大人今年都二十有八了,才有了個孩子,也是老天垂憐,蘇娘子,不,是夫人,你好好養胎,等大人回來。”蘇曉娥點點頭。

    她知道,她跟封向南還沒正式成親就有了孩子,傳出去有些好說不好聽。

    其實她想了很久,她害怕封向南這一去會像李大力一樣,所以那天晚上,她才會說那些話,纏著封向南要了一次又一次,她想要有他們倆的孩子。

    她還記得,最后結束的時候,封向南說幸虧他體力好,精力旺盛,不然都不能滿足她了。

    大人,你可快點回來啊。

    只是封向南這一走,走的時間就有點長。

    熬過了漫長的冬季,迎來了炎熱的夏季,一年了,他還沒回來。

    蘇曉娥這次生孩子有些危險,為了以后,她做了整整兩個月的月子,又將養了三個月,這才出讓李嬸子準備了禮物,顧不得許多,去了元帥府求見了元帥夫人。

    元帥夫人知道封向南居然喜歡這個小毖婦,也不要自己娘家侄女的時候是有些生氣的。但后來梁寬給她娘家侄女又找了個不錯的人家,她心里這芥蒂才慢慢消散。

    封向南不在的這日子里,元帥對封府上的事情也略有關注,知邊蘇曉娥為封向南產下一子。

    這個女人,也確實大膽,換成一般的女人,誰敢沒成親就敢替男人生孩子?

    聽聞蘇曉娥求見,也猜到是為了封向南的事情。

    蘇曉娥見到元帥夫人,開門見山。

    元帥夫人知道的也不多,不過她知道的比蘇曉娥多的多。

    “你放心吧,他沒事,就是事情沒有我們想的那么容易,花費的時間有些長,慢慢等著吧。”

    “夫人,這個慢慢,大概還需要多久?”

    “這是機密,我也不清楚。”

    蘇曉娥什么也沒打探出來,失落的回到了府上。

    剛回來,就聽到小兒子的哭聲。肯定是餓了,要喝奶呃。

    果然,小家伙雙手握著拳頭,全身都在用勁,一張酷似封向南的臉都憋紅了。

    “來了來了,小祖宗,你這脾氣怎么一點也不像你爹。”封向南可不是這種吵鬧的脾氣呢。

    一邊說著,一邊抱起兒子,往里屋喂奶去了。

    小家伙一含上,可勁兒的吸,只疼得蘇曉娥都出了汗了。

    開心這一年都不怎么開心。

    自從娘親有了小弟弟后,都不怎么喜歡她了。

    開心忽然很想念干爹,只有干爹真的疼她。

    這一年,開心也懂事了。

    尤其是有了弟弟后,娘親動不動就說你爹你爹的,開心就問,弟弟的爹是誰,蘇曉娥就跟她說,弟弟的爹就是她干爹。

    開心又問,那是干爹大還是爹大。

    蘇曉娥說,當然是爹大。

    開心就不開心了,說她也想要爹。

    蘇曉娥就說,之前你不是不愿意讓你干爹當爹嗎?你干爹當時可傷心了。

    “娘,干爹什么時候回來?”開心站在門口問。

    蘇曉娥也想知道這個答案。

    大人,到底什么時候才回來,他們都想他了。

    再說封向南,本以為這個任務能很快結束,結果這一耽誤,就整整耽誤了一年多。

    走的時候風流倜儻的封向南,這會兒已經變成胡子拉碴的中年皮貨商人了。

    不過這一年,也沒白混,摸清了草原幾大游牧民族的居住地。暗地里還拉攏了其中一個游牧民族的族長,許諾對方,只要能將草原這些人全部都收服了,朝廷可以擁護他當這個草原王。

    而他,則歸朝廷管,軍隊也歸朝廷指揮,防止打下一群小的冒出一個大的,那不是就鬧笑話了嗎。

    這年的夏季,關外的草原格外的熱鬧

    朝廷派出十萬大軍,里應外合之下,一舉清掉了打擾邊境數十年的游牧草寇,該收服的收服,該砍頭的砍頭,該收編的收編。

    得到大軍勝利歸來的消息,蘇曉娥高與塌了,抱著小兒子,李嬸子牽著李靡,翠兒牽著開心,一家人都擁到城門口,看著大軍凱旋回來。

    等看到軍旗的時候,蘇曉娥激動得不行,她看到那個讓她朝思暮想的男人了。

    他比走的時候黑了好多,也瘦了好多,但整個人的精神看起來十分的不錯。

    老百姓們都歡呼著,封向南眼神也在人群里看著。

    當他在人群中看到蘇曉娥的時候,臉上閃過一抹驚喜,再看到她懷里抱著一個半歲歲左右的孩子的時候,一愣。

    隨即明白了過來,也不管這是什么場合了,直接從馬上跳了下來,往蘇曉娥那邊跑。

    周圍的老百姓一陣騷亂,封向南擠開人群擠到蘇曉娥的身邊,看著她懷里的孩子,半天不敢說話。

    蘇曉娥將孩子往他面前遞了遞,“你兒子。”

    封向南激動的想摸,但一看自己這滿是老繭的手,又不敢,怕碰疼了孩子。

    “叫……什么名字?”封向南問。

    “等你回來取名,小名叫阿滿,我們一家人,以后都圓圓滿滿。”

    “阿滿……”封向南喊了一聲。

    “啊……咿……呀……”阿滿聽到有人喊他的名字,咿咿呀呀的也不知道說什么。但很明顯,看到這么多的人他很高興,笑得嘴巴就沒合攏過,露出兩個小小的白點,長牙齒了。

    封向南看得心都化了,正要上前接過兒子,感覺有人拉她的袖子,一低頭,就看到開心了。

    “爹……”開心喊了一聲。

    封向南再一次愣住了,蹲下身跟開心平視,“你喊我什么?”

    “爹……”開心可算見著干爹了。

    出來的時候,娘親說了,她要是能喊干爹一聲爹,回頭就給她買糠葫蘆。

    當然,她才不是被糖葫蘆給收買,她是真的很想她干爹。

    “開心……你肯認我了嗎?”

    開心狠狠的點頭,一把抱住封向南的脖子,小臉貼著他的,在她耳邊道:“爹,開心可想你了。”一旁的李靡也往前湊了湊。

    封向南看著他們,一手抱著開心,一手牽著李巖,“媳婦,我們回家。”

    “哎……”蘇曉娥抱著兒子跟在后面,李嬸子跟翠兒也開開心心的跟著。

    回到家后,蘇曉娥親自下廚,做了滿滿一大桌子的菜,還讓李嬸子跟翠兒也上桌,今天是比過年還要開心的一天。

    一家人吃飽喝足,封向南看著已經睡著的兒子,只覺得自己就跟是作夢一樣。

    出去一趟,回來了,兒子都七個月大了。

    “辛苦你了。”封向南捏著蘇曉娥的手。

    “都值得。”蘇曉娥往前傾,靠在他肩頭,封向南攬著她。

    “是啊,都值得。”

    一個月后,朝廷對于封向南的獎勵下來了。

    由于他在這次行動中表現突出,起到了作用。

    再加上那邊的草原王,也就跟封向南熟悉,知道他的為人,奏折朝廷也想讓他過去統領那邊的軍隊。

    朝廷這邊考慮到種種因素,最后同意了,因為他是最合適的人選。

    朝廷的政策是政權分家。政事歸草原王管,軍事歸封向南管。

    接旨后,封向南回到家,問蘇曉娥,愿不愿意跟他去草原。說實話,在那邊待了一年多,他還真的喜歡上了草原。

    蘇曉娥想了想,之前封向南還沒回來的時候,她又是懷孕又是產子的。雖然她做到了沒事基本不出門,但有些流言蜚語是沒辦法阻攔的。

    剛生孩子那段時間,那些人天天都守在封府大門口,就想看看她是不是產子了。李嬸子都趕了好幾回,還是止不住一些人的探頭探腦。

    現在兒子還小,察覺不到,等大了,或許離開這里換個環境對他們大家都好,因為那里,沒有人認識他們娘四個。

    “你去哪,我們娘四個就跟你去哪。”

    “好,我帶你們去……”

    接到圣旨后,封向南宴請了梁寬以及以前的同僚。

    他現在成了塞外軍事一把手,官職雖然比梁寬還差了半級,但是權力一點也不小。

    “好好干。”梁寬道。

    “多謝大人栽培,沒有您的提攜,也沒有屬下的今天。”

    “那是你自己努力換取的。”

    這次離開,除了三年一次回京述職外,應該是不回來了。

    他們兩人還沒成親,封向南打算到了草原,給她一次特殊的婚褐。

    離開通州城那天,封向南又帶著他們一家人去了李大力的墓碑前。

    兩人跪在李大力的墓碑前,一旁跪著兩小孩,阿滿太小了,李嬸子抱著她。

    翠兒跟那幾個丫發都沒跟來,翠兒許配給了封向南之前手下的一個七品校尉,留在通州城。

    幾個丫發也不愿意去草原,所以蘇曉娥也就沒為難她們,只帶著李嬸子過來了。

    至于人手夠不夠用,到時候再說吧。

    本來封向南讓李嬸子也留在通州城,草原雖然漂亮,但是那里的生活條件比起通州來,還是要差一些的。

    李嬸子不愿意,說也想跟著一起去見見世面。

    阿滿還小,她不舍得,等翠兒生孩子了,她再回來照顧女兒。

    兩人一聽,就讓她跟著來了。

    “大力……”蘇曉娥在墳前撒了酒,“我要嫁給大人了,我現在很幸福,謝謝你。”

    開心知道,睡在里面的是她爹,哥哥說的,“爹……我是開心,我長大了,我叫李朝實,朝實滿天的朝實。”

    開心就跟個話癆似的,嘮嘮叨叨的說了很多,也沒人打斷她。

    有風吹過,吹得墳頭的黃紙聲聲響,像是在附合開心的話。

    李巖已經很大了,也很懂事了。從懵懂無知到現在,李巖經歷了很多,成長的也最快。

    “爹,我長大了,能照顧娘親還有妹妹跟弟弟,我跟干爹學武,以后代替您保護他們。”說完李靡磕了個頭。

    “大力,我們都很好,你在天有靈,就保佑我們吧。”蘇曉娥點了個頭。

    又讓李嬸子把阿滿抱了過來,讓小家伙靠在她懷里,舉著他的雙手拜了拜。

    “兄弟,我們走了。”

    手機用戶請閱讀:滋味小說網繁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說網簡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夫寵最新章節 | 夫寵全文閱讀 | 夫寵TXT下載
大乐透走势图500期 p3试机号 东京热色片 内蒙古快3 淘股王 云南时时彩 俊升配资 桥本凉 重庆快乐十分 鑫牛配资 报考mba需要多少钱 三分彩 持仓价格和成本价格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