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說網
滋味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改造前夫 > 第十章

改造前夫 第十章 作者 : 簡薰

    張可栗走出大樓,伸了個懶腰——居然為了這種芭樂事下班后被急召回公司,看看手表,都九點多了大家都因為想知道兇手是誰而假裝有事留在十七樓。真是一群精力旺盛的好奇寶寶看明天誰沒來不就知道了,干么浪費時間在那邊等。

    走了幾步,后頭有人跟了上來,“你還跑得真快。”是朱天郡的聲音。

    張可栗原想加快腳步,可轉念一想等她辭職就要滾回老家,命運如果有點神經,應該不會再安排他們相遇,所以她放慢了腳步,等他跟上,而后并行。

    “你不用跟總裁還有陳經理開會嗎?”

    “他們又不可能看不出畫面上的人是誰,有什么好開的,證據會說話,該怎么辦就怎么辦。”

    “今天的事……謝謝。”雖說不是她做的就不是她做的,事情終究會水落石出,但在真相大白之前要忍受大家異樣的眼光,光想就受不了。

    “你總算講了一句人話。”他五點多看到雜志就知道出事,開始不斷的打電話,找人,詢問,終于讓他調到監視畫面,“不想知道是誰?”

    “這種手段太激烈了,不只是看我不順眼而已,而是想把我弄走,不管是誰,我都會覺得很傷心,所以晚點知道比較好,比起來,我還比較想知道那封亂七八糟的自薦函是誰寫的?”

    “你猜猜。”

    “向寧真?”

    “佑梅。”

    “佑梅,那女人,吼,她是腦袋進水嗎,居然做這種事情。”張可栗立刻停住腳步,目露兇光的往公司走,“她還在公司對不對,我要回去找她算帳。”

    “她是好心。”朱天郡拉住她的手臂。

    “好心?違規的日期,違規的字數,狗屁不通的用語……”

    “她想幫你爭取機會。”

    剛開始,他也以為是什么陷害信件,工程師對出IP后,他打電話給莊佑梅,她才說出是她寫的,原因也很簡單——

    “我覺得朱經理好像對可栗有意思,但朱經理那么高傲,可栗又很被動,所以我想說如果你們一起去巴黎,說不定會迸出什么火花……過了截止時間?我是真的沒有注意到日期啦,因為星期一下午才要宣布嘛,我以為之前都還可以寄……”

    “那她那天還跟我說有人在查電腦,還說怎么看都是向寧真……她為什么一點都不擔心?是不是覺得我們是好朋友,就算揭穿,我也不會對她怎么樣。”

    “大概是覺得不可能查到,所以當趣事講吧,我打給她的時候,她嚇了很大一跳,一直問我,真的是工程師查出來的嗎。”

    “笨蛋梅子,她以為工程師是吃素的嗎。”

    原來是想幫她爭取機會,難怪那天朱天郡宣布是她的時候,梅子那么開心,真是……

    算了,她今天已經夠累了,先放過她。

    張可栗轉了個身,繼續朝宿舍走,看朱天郡似乎還有繼續要跟她走下去的樣子,順口問,“你不回家啊。”

    “你那天掛我電話是什么意思?”

    他居然還記得這件事,“手滑了一下。”

    “手滑一下可以掛掉電話還順便關機,你手機是什么牌子的?”

    “就滑了一下啊。”

    “那答案呢?先跟你說,如果你再繼續裝蒜,我就捏死你。”

    “我們不可能啦。”

    “我都這么坦白了,就算你不接受,至少給我一個原因。”

    “我……”

    她多希望他們有可能啊,可惜就是不能。

    其實當檢查報告出來時,她真的很感謝朱夫人——因為她腦海中所能想到最糟糕的情況是,朱氏給了弟弟,然后她生不出小孩,結果她這輩子最愛的男人就因為這樣,失去了家族企業,也失去當父親的機會,沒有開畫展,從一個不可一世的少爺變成小白領。

    她不想看他蒙塵,所以才演了那場大戲。

    沒人知道當他說想重新開始的時候,她有多高興——他那樣的個性,居然會說要重新追求因為外遇而離婚的前妻,想必是很愛她的了,所以,她也要回報等量的愛才行。

    面對朱天郡的疑問,張可栗低頭笑了笑,不接受的原因就是我愛你啊。

    因為愛你,所以什么都不會說。

    既然決定不跟他在一起,就沒必要說出實情讓母子產生隔閡,說到底,她們這兩個女人都是因為愛他。

    “原因就是你現在很好,我現在也很好,所以我們要繼續維持現狀,這樣我們兩個就都會一直很好。”

    朱天郡笑了,“狗屁不通。”

    她也知道狗屁不通,但他問得這么突然,她根本來不及練習,有什么辦法,能講出話來就不錯了。

    “這次回華盛頓原本是為了收購股份,不過我有一個意外的收獲。”

    嗯,少爺這種說法就是要人搭話,于是張可栗很識相的接口,“什么收獲?”

    “我跟我媽談了一些話。”

    “那……很好。”他跟他媽這幾年感情不好嗎?為什么母子間的談話會用“收獲”來形容?

    “我媽要我代她向你道歉。”

    “我不介意啦,十個好野人有九個會希望有個門當戶對的媳婦,這是富貴人家的常態,我覺得沒什么。”

    男人嘆了一口氣,拉住她的手臂,兩人一起停住腳步。

    他看著她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說,“聽不懂?我媽說,她很抱歉。”

    張可栗看著他那幾乎是嚴肅的臉,內心突然有種不安的感覺,他娘該不會把那件事情告訴他了吧?

    這……這實在是……

    “我……我……嗯……”詞窮。

    “我知道你是為了我才離開的。”他道出她說不出口的真相。

    嗷……

    “你這個……這個,”男人想了想,吐出了兩個字,“笨蛋。”

    啥?笨蛋?居然說她是笨蛋?她是圣妻好不好?

    他應該痛哭流涕才對,怎么可以用那么嚴肅的臉說她是笨蛋,也不想想她是為了哪個大少爺才變成笨蛋的啊。

    “當時為什么不告訴我。”

    “……”

    “不講話?我現在已經全部都知道了……可栗,我知道你是為了我,可是,我也是當事人,我總有權利知道真相。”

    “你媽……她來找我的那天,我特別繞去平價市場買現成的熟食,你只吃了幾口就說不吃,要去外面餐廳……我內心想,如果你繼續跟我在一起,遲早有一天,朱氏會是你弟弟的,遲早有一天,你父母會斷了你的經濟來源,我一個人的薪水根本無法負擔兩人優渥的日子,何況當初為了留學,我欠了銀行一筆貸款,薪水的三分之一要固定還款。”

    “你該告訴我,我們可以好好的討論。”

    “朱天郡,如果是現在的你,我覺得還有討論的可能性,可是當時,我很難跟你討論那些,我不想你為了柴米油鹽煩心。”

    “我是不煩沒錯,但是我那時很傷心。”

    “會過去的……都過去了不是嗎,看你現在多閃亮,如果你現在開放相親飯局,限額十名,相信我,會有一堆女生為你搶破頭。”張可栗笑笑,向前附在他耳邊小聲說,“偷偷告訴你,每次看到你,我內心都會想,看,是我把那個大少爺改造成現在這個有肩膀的男人。”

    “這樣就高興了?”

    “還有一種變態的成就感。”張可栗拍拍他的肩膀,“其實還有一點,我不想你為現實妥協,也害怕到頭來,你會怪我,會跟我說,要不是你我早就……巴拉巴拉那一堆的。”

    “張可栗……”

    “說真的,我還是有點高興啦,關于你說想重新開始這件事情,只是我不能答應你,因為,就像我說的,我還是不希望有一天你會怪我“要不是因為你我早就……”,不希望你人生中的不完美是因為我,以前怕耽誤你接班朱氏,現在怕耽誤你當爸爸的夢想……朱天郡,我知道你愛小孩,可是我生不出來。”

    朱天郡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這就是你抗拒我的原因?”

    “這還不夠嗎?”

    “我剛剛不該說你是笨蛋的,因為你是個超級笨蛋。”男人抱住她,“居然是因為這樣……”

    張可栗推開他,“什么叫“居然”,是誰一直說喜歡孩子的,是誰?”

    男人很誠實的承認了,“我。“

    “那不就對了——我爸媽結婚三十年,從我有印象以來,我爸就一直在抱怨我媽,說要不是她阻止,說不定他早就是個知名的攝影師了,哪用得著天天朝九晚五還要看老板臉色,只要白天有什么不如意,我爸晚上回到家就會把不如意歸咎在我媽身上……”

    “你怕我們將來會那樣?”

    “當然會怕。”

    因為她就在那樣的環境中過了二十幾年,歲月會把人磨成什么樣子,張可栗比誰都還清楚。

    只要生活有一點點不順心,就難免會想“如果當初”。

    爸爸抱怨媽媽阻止他的攝影夢抱怨了二十幾年,結果就是媽媽受不了離婚了,連弟弟結婚時兩人都一前一后錯開,不愿見面。她怕自己會走上一樣的路……明明是很相愛的人,最后卻變成相看兩相厭,甚至不愿相見,那樣很可悲。

    婚姻不保證白頭偕老,但至少分開時是彼此祝福,而非彼此怨慰。

    “你沒想過人會改變嗎?就像我從少爺變成男人,也許我對婚姻的想法也會跟以前不同。”

    “那你想不想要小孩?”

    想。

    “所以啦,我才說我們不可能嘛。”張可栗嘆了一口氣。“今天很謝謝你,可是,這話題就到此為止好不好,你看我們講來講去根本就是在繞圈圈,浪費時間,明天還要上班呢。”

    “我再說幾句話就放你走。”張可栗點點頭,再幾句,最多一分鐘,她能忍耐。

    男人靠過去,在她額頭上親了一下,“比起當朱晴天的爸爸,我更想當張可栗的丈夫——我要跟你在一起,這句話,我比當時更認真。”

    朱天郡把張可栗的辭呈擋下來了——雖然在美國出生長大,但近水樓臺先得月這個道理他還是懂的。

    至于這個神奇女人的執拗,他想,時間是最好的證明。

    雖然在別人眼中她的顧慮有點莫名其妙,但是朱天郡能夠理解,如果從小到大總是看著父親因為年輕時的一個決定而埋怨母親,甚至離婚反目,對可栗來說,當然會造成影響。

    她不想左右他的人生,但卻已經左右他的人生了。

    她不想更改他的想望,但卻已經更改他的想望了。

    沒有孩子的話,那就養幾只狗,不要買那么大的房子就好了,可是錯過這個那么愛他的女人,他就不知道該去哪里找下一個。

    那天晚上在書房,母親跟他娓娓道來事情經過時,他內心當然是無比震驚。

    原來,那就是真相。

    洛娜,摩莉,表演藝術家……一切都有了答案。

    母親一直跟他道歉,但是他卻沒辦法責怪她,如果他成熟一點,如果他懂事一點,母親就不用出此下策。

    有個女人年輕時曾經一度跟她分享丈夫的愛,她怎么能接受二十幾年后,那女人的孩子回來分享兒子本應該獨占的一切。

    聽了母親的話后,想起那個離婚的前妻……

    離開華盛頓的前一晚,他一個人躺在床上,細細的從兩人第一次見面回想起,他怎么沒發現她有多愛自己。

    想責怪她怎么能就這樣自作主張,但他內心卻很明白,她之所以自己做了決定,仍舊是因為他的不夠成熟。

    原本他就想要拋掉過去,重新追求她,現在知道真相,更不可能放開她。

    沒有孩子是有些遺憾,但是沒有她,他會更遺憾。

    也許過個幾年,他就會覺得小毛頭很可怕,也許過個幾年,醫學就能徹底的治療她,也許再過幾年,他就習慣了兩人世界的自由與安靜,而且完全不想要有第三個人來打擾。

    他不在意可栗的拒絕,因為那些拒絕的理由歸咎到底,都還是因為她愛他,這種情形下,他不可能放開她。

    四年前他自以為成熟,什么都沒問的放她走。

    這一次,他確定自己已經完全不一樣,他會在問一清二楚后,慢慢填補她內心的不確定跟不安。

    可栗是愛他的,只要給他時間,她會知道,她的離去將他塑造得多徹底,不只是學會對自己的人生負責,也學會了這世界上沒有理想中的完美。

    真正的完美只會出現在成熟的人的生命中,懂得珍惜,懂得感謝,那就是真正的完美。

    整個東仕的人都知道,朱經理開始追求同部門的張可栗。

    他會去宿舍樓下等她一起上班,中午理所當然跟她共用一張桌子,弄得到那種場次有限的藝術電影門票,引她跟他一起去看電影。

    然后順便吃晚飯,順便散散步,順便的送她回家,想盡辦法順便留宿,很自然的,每次多留一點東西,衣服,拖鞋,杯子,刮胡刀……

    毛毛從一開始不喜歡他,到現在看到他時已經會主動靠過來,尾巴搖動幅度比照看到可栗的時候。

    看到毛毛翻著肚子跟他撒嬌,對狗并沒有什么好感的他居然也慢慢覺得頗可愛的。

    男人一手翻閱空運來的設計雜志。一手跟毛毛玩——

    張可栗從廚房出來,看到的就是這樣一幅景象,“張毛毛,你居然又這樣掀著肚子,有沒有一點尊嚴啊。”

    毛毛嗷的一聲,翻起身子,開始在她腳邊打轉,毛茸茸的尾巴搖來搖去。

    張可栗把咖啡放在桌子上,“新的豆子。”

    “謝謝。”朱天郡拿起杯子喝了一口,味道很不錯——這個對咖啡并不挑剔的女人又為了他買了一磅三千多塊的豆子。

    她嘴巴上拒絕得很果斷,什么當朋友就好,我們都已經分開這么久了,應該各自尋找各自的幸福,我覺得現在的關系就是最好的關系,如此如此,說是這樣說,卻默許他的東西在她家越積越多,標準的口是心非。

    明明就很愛他。

    因為不想毀了他的寶寶夢,所以始終不愿意跟他真正的重新開始,也不能說不感動,但是,這不是他要的。

    “張可栗,有件事情想問問你韻意見。”

    正在跟毛毛搶襪子的張可栗嗯的一聲,“什么?”

    “你是不是該回答我了,關于結婚的事?”

    “不要。”

    果然,男人一點都不意外。

    不過朱天郡也準備好了——為了這個,他還特別去請教了專業人士,專業人士的建議是,既然此路不通,那就轉個彎,繞點遠路也無妨,仔細想一想,一定還是有抵達的路徑,只是這一次要他不要那樣直接,記得用她想要的方式達到他想要的結果。

    “不結婚,那如果我們這樣下去,假設有一天,我對別的女生動心了,你不會為難我吧。”

    “當然不會。”低八度的聲音回覆。

    “如果你有了喜歡的男生,一個不會讓你說出“我不想剝奪他當父親的權利”的男生,我也不會為難你。”

    “你到底想講什么?”

    “因為你不想結婚,所以我覺得我們還是約法三章,確保彼此的權利。”朱天郡對她笑笑,“你不覺得這樣很好嗎?兩人就維持現況,直到其中一方想結婚為止,你覺得呢?應該可以吧。”

    張可栗想了想,問,“不結婚?”

    “不結婚。”

    “如果有合適的人出現,各自追求幸福?”

    “沒錯,不要想太多我們現在在一起,將來的事情留給將來去決定,我不耽誤你,你也不耽誤我。”

    張可栗想了想,“好。”

    朱天郡笑了。

    他想要她在身邊,她卻害怕結婚會毀了他的爸爸夢,那很簡單,他留她在身邊,不結婚。

    告訴她,將來誰有想婚嫁的對象,那就分開,減輕她心里的負擔。

    可栗這么愛他,當然不會主動離開他,而他這樣需要她,當然也不會主動放開她。

    不結婚又沒什么大不了,真正在一起比較重要。

    而且,要說結婚,他們也早結過了,有過婚禮,有過祝福。有過蜜月,有過我愿意。

    她怕束縛他,那簡單,不結婚就好。

    兩人能在一起生活才是最實際的,稱呼也只是個名詞而已,根本不重要,只要能跟這女人走下去,他不介意繼續扮演她的前夫——一個被她改造成功的完美前夫。

    《本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滋味小說網繁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說網簡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改造前夫最新章節 | 改造前夫全文閱讀 | 改造前夫TXT下載
大乐透走势图5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