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說網
滋味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豪門好窄~一厘米的秘密 > 第十章

豪門好窄~一厘米的秘密 第十章 作者 : 綠光

    當卓煜的深情告白終結了繼承權爭奪之后,話題轉移到四方和采衣的對立上。

    媒體的動作相當快,馬上轉換了話題,開始談論著四方的成立和采衣的盛衰,又是從什么時候開始對立,但始終沒有答案。

    而有的新聞臺則是采訪了卓煜的歷任前女友,想確定他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人。

    想不到得到的評價是一致的溫柔,甚至還有人說:“是我主動追求他的,是我拿利益換取和他的交往,請大家別誤解他,他其實是個很心軟又溫柔的人。”

    更有人說:“以為卓煜真的是花心大少嗎?才不是呢,像我想跟他交往,再怎么誘惑,他都不肯。”

    說話的人,柳橙認識,因為那個人就是潘佩蘿。

    “……你看這個做什么?”空間里響起一道悶嗓。

    “了解卓煜這個人。”

    “……你干么透過電視新聞來了解我?”他死啦?不會問他?

    “因為你在忙。”柳橙可憐兮兮地抬眼。

    “我為誰忙?”

    “忙完了?”她看向廚房,轉移注意力。

    “只剩下最后裝飾,你要不要玩?”卓煜拉起她走向廚房。

    廚房的流理臺上,大淺碟里擱著一塊已經全數涂滿奶油的蛋糕。

    “你好厲害,居然連蛋糕都會做。”

    “那也要你這里食材器具齊全。”食材有點克難,但是還難不倒他。

    沒辦法,今天是她的生日,外頭媒體盯得很緊,讓他沒辦法去買蛋糕,再加上他已經決定離開四方,自然不會請他的有力幫手志琳去幫他買,所以只好自己土法煉鋼了。

    離開采衣后,兩人就窩到她的住處,眼看著天都黑下,蛋糕終于出爐了。

    “要玩什么?”柳橙興致勃勃地拿起剪開一角的塑膠袋,試著斟酌力道擠出奶油。

    “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畢竟從今以后,我只能仰賴你了。”他貼在她身后,握著她的手,在圓型的蛋糕面上,寫下女王兩個字。

    “喂,我是要擠奶油花,不是寫字。”她抗議著。

    “寫字比較有趣。”他動作很快地再寫下生日快樂,最下頭則是寫著歡慶十周年紀念日。

    “這是什么意思?”柳橙不解地指著下面一行字。

    “我就知道你一定不記得,今天是我們當年相遇的日子。”那天的細節她都不記得了,又怎么可能記得那天是幾月幾日。

    她想了下,謹慎地問出口,“你確定是十年前的今天?”

    “不要考驗我的記憶力。”沒察覺她的異狀,他說得大言不慚。

    柳橙心頭震了下,一股寒意像是萬蟻從腳底板往心頭鉆,輕扯慢捏,不是劇痛,卻讓人難過。

    “真的?”不死心的,她再問一次。

    “我不可能記錯。”他斬釘截鐵。“因為我一直記著那一天,從沒忘過。”

    轟的一聲,她感覺他再確認不過的話語在她耳邊化為雷鳴,轟得她頭暈腦脹,瞬地站不住腳。

    不可能!

    那些年發生很多事,導致她有些事記得不是很清楚,但她非常確定的是,十年前的生日,她是在醫院,在母親的病榻前度過的。

    她一整天都待在醫院里,哪可能遇見他?

    這意味著什么?

    意味著,她根本就不是他要找的人!

    沒錯,他說的事,她一點印象都沒有,原以為是那年事多,導致她記憶不清,但如今她真的不是他要找的人。

    “怎么了?怎么突然抖得這么厲害?”感覺懷中的人不斷輕顫,卓煜伸出手,將她環抱入懷。“身體不舒服嗎?”

    柳橙顫巍巍抬眼,對上他擔憂的眸色,卻說不出真相。

    他為了她。放棄繼承,離開四方,要是現在告訴他,她根本不是他要找的人,他會有什么反應?

    不敢猜想,她說不出口。

    “柳橙?”卓煜輕撫上她冰涼的頰,隨即將她打橫抱起,走進房間,將她擱置在床上。“是不是又胃痛了?”

    “……不是。”

    “不然呢?”

    “我……”她虛弱地垂下眼。

    他的溫柔和愛情給錯了人,他的呵護和關心不是屬于她的,她占有了應該屬于另一個女孩的幸福。

    可是,她不想還。

    她不想還……可是,如果有一天,他要是發現了,怎么辦?

    說與不說,都讓她恐懼害怕,而她寧可活在惶恐卻能夠占有他的每一天。

    “嗯?”他以額輕貼著她的。

    “沒事,我應該只是餓過頭。”她努力揚起笑,不讓他看穿她內心的罪惡感。

    “餓過頭?”卓煜揚起眉,勾唇低笑。“我餓壞你了?”

    “嗯。”

    “等著,今天晚上的蛋糕全都是你的,給我嗑完。”他起身,準備替她切來蛋糕。

    “好。”目送他離開房間,柳橙閉上眼,堅定自己的選擇。

    “來嘍。”

    她張眼,笑得美眸微瞇,緩緩坐起身,看著他手中切開的蛋糕一角,低呼著,“哇,里頭是有夾的,有慕斯,還有水果。”

    “第一次幫你慶祝生日,怎么能寒酸?”他自然是要端出十八般武藝做到好。

    “來,乖乖坐著,負責張口就好,其他的都交給我。”

    柳橙看著他切開一口蛋糕,遞到面前,她張開口,吃下了他所給予的幸福,盡避這不是要給她的,但是她寧可抱著秘密,折磨自己。

    “好吃嗎?”。

    “嗯。”她用力地點著頭,淚水悄悄漫在眸底。

    “怎么,好吃到讓你都快哭了?”

    “喂……”

    “我沒名字嗎?”喂?叫誰?

    “卓煜。”

    “嗯?”他滿意地再送上一口蛋糕。

    她猶豫了下,咽下了蛋糕,深吸口氣,問得很輕,“如果有一天,你發現我不是你要找的人,你……還要我嗎?”

    “問這么沒建設性的問題做什么?”他好笑道。

    “就……隨便問問啊。”她笑得欲蓋彌彰。

    卓煜定定地看著她,像是看穿了她內心的不安。 支持群聊獨家。“基本上,我沒有戀童癖,所以我愛上的并不是十年前的小女孩,我愛上的是眼前的你,這一點請你務必放在心上,照三餐復誦。”

    “又不是六字箴言。”

    “天天復誦,保你身心健康,愛情如意。”他說得跟真的一樣。

    柳橙笑著,淚水在眸底瑩潤發亮。

    知道他的承諾是因為他不知道她不是他要找的人,但是,可以聽見他這么說,她還是很開心。

    **********************

    在媒體尚未對他們退燒之前,柳橙得到柳紅允許,可以在這段時間放年假。

    至于卓煜則是已經鐵了心不回四方,就連手機也一直呈現關機狀態。

    他開心地當起煮夫,照料著她的三餐,看起來像是很滿意現狀,但是偶爾,她會發現他在發呆,像是在想什么想到出神。

    直到有天,家里的門鈴響起,有個人上門——

    “你……”

    “柳小姐,你好,請問卓煜在嗎?”

    “……在。”

    “方便讓我進去嗎?”卓弁貞問得相當有禮,然而人已經從她身邊穿過踏進屋內,喊著,“卓煜。”

    “你來干么?”正在廚房忙著的他眼也不抬,繼續和鍋鏟火拼。

    “你在煮晚餐?剛好,準備我的份。”很自然地往隔開廚房和客廳的小吧臺邊坐下,興致高昂地看著他做菜的身影。“我已經很久沒吃過你煮的東西了。”

    記得以前,家里的管家或傭人要是不在,卓煜總是會小露個兩手,弄個幾盤菜,喂得他和兆宇很開心。

    只可惜,那個記憶,已經離他們太遠太遠。

    卓煜橫他一眼。“你到底是來做什么的?”

    “兆宇說,你身為執行長,無故曠職多日,很要不得。”

    “哈,由著他說吧。”他根本不痛不癢。

    “希爾的成績相當好,兆宇說,要在家里辦個慶功宴,你要是不出席,他會很丟臉。”卓弁貞支手托腮,懶懶地說著。

    關上爐火,卓煜端菜上桌,走到小吧臺,雙手撐在臺面,瞇起深邃瞳眸。“他是哪根筋打結了?我都說了要離開四方,他要我回去做什么?我離開,他應該很開心吧。”

    “是誰跟你說,他會很開心的?”卓弁貞微揚起眉。

    “難道不是嗎?”他哼笑著,“打從他動過手術、沒了記憶之后,就看我很不順眼,不是嗎?”

    “你明知道那是他爸媽惡意灌輸給他的錯誤觀念。”

    “那又怎樣?我非得忍他不可?”他已經長大,已經找到自己未來的方向,他不是非要待在四方不可。

    “你又不是那么狠心的人,裝無情做什么?”卓弁貞懶懶問著。

    “你到底是來干什么的?”

    “要你回去。”

    “我不回去。”

    “少嘴硬。”

    “我懶得跟你說。”卓煜眼角怞搐著,瞥見柳橙就站在卓弁貞后方,隨即送上一張笑臉,變化之快,令兄弟望塵莫及。“柳橙,吃飯了。”

    他牽著她坐到餐桌前,完全無視某人的存在。

    “你不請卓先生一道吃?”柳橙不住地看向卓弁貞。

    “卓先生在你面前。”卓煜沒好氣地扳正她的臉,不讓她的視線老往一旁飄。

    “他自己有好幾家餐廳,上次帶你去的法式餐廳就是他經營的。”

    她恍然大悟,難怪他的歷任前女友都帶到那里去。

    “你也記得自己姓卓嘛,那你應該還記得爺爺希望我們要好好地輔佐兆宇。”

    卓弁貞涼涼地說著,發現酒架上頭有瓶好酒,不問自取,替自己倒上一杯。“我們兩個本來就沒有繼承資格,你想,兆宇有必要為了繼承權特地惹火你?”

    “你很煩。”卓煜咂著嘴,感覺胃口被他一席話攪得快要消失不見。

    “你的事不是兆宇爆的料,是方健偉做的。”他突道。

    卓煜愣了下,橫眼瞪去。“兆宇為什么不說?”

    “你說呢?”

    他嘖了聲。“搞什么鬼?”

    卓弁貞沒再搭腔,只是獨自品嘗著美酒,反倒是坐在卓煜對面的柳橙來回看看他們,想著先前兩人的對話。

    她不禁開口說:“卓煜,你擅長躁控媒體,也該知道人們很容易相信還未證實的流言,你和卓兆宇之間,是不是也有相同的問題?總是借著別人傳話,增加了不必要的誤會?你有多久沒有好好地正視他,放任關系惡劣到這種地步?”

    卓弁貞頗為贊許地看著她,朝她舉起酒杯,敬她。

    卓煜則是頭痛地抹著臉。“連你都這樣說我……好像我是個小鼻子小眼睛的男人似的。”

    “不是,我是看你這陣子老是發呆,我想你一定很介意,所以——”

    “我沒有!”他急聲攔截她未竟的話,余光瞥見卓弁貞笑得促狹,不禁有點羞窘地低喊著,“我說了要離開就不會再回去。”

    柳橙沒轍地扁了扁嘴,倒是卓弁貞揚起濃眉,懶聲說:“好吧,看來這場希爾的慶功宴,只好由我陪同柳小姐一道出席了。”

    “嗄?”

    “你說什么?”卓煜殺氣十足地瞪去。

    “你又不去。”他一臉無奈。“總該有個人陪著柳小姐比較妥當。”

    “不用你陪!”

    “你要出席嗎?”

    “你!卑鄙小人,竟然敢挾持柳橙威脅我!”

    “跟你學的。”

    “我去你的!”

    “記住,明天晚上七點,這場慶功宴沒有任何媒體在場,所以,你可以放心過來,要是想找媒體再宣示一次你的愛情,基本上,我也不反對。”卓弁貞說完,將酒杯一擱,任務完成,瀟灑離去。

    “可惡的家伙!”

    柳橙看他罵得很帶勁,但眉眼卻帶著笑。

    “我想卓兆宇大概是怕媒體蚤擾,所以才會把慶功宴辦在自宅。”

    卓煜看著她,橫過桌面,親吻她的唇。“謝了,該面對的,我還是會面對。有你在,我就覺得自己充滿了勇氣。”

    “真的?”

    “沒有你,真不知道我要怎么辦。”他勾笑道,催促著她用餐。

    “沒有你,我才不知道要怎么辦……”她小聲咕噥著,笑得很澀。

    勇氣啊,她也好需要。

    把真相告訴他的勇氣,隱藏秘密的勇氣……

    ************************

    翌夜,卓家大廳沿至外頭的露天庭院里,衣香鬢影,冠蓋云集。

    一輛輛高級名貴房車,魚貫進入卓家,盡避有媒體守在鏤花鐵門外,卻不得其門而入。

    卓煜開著車前來,進入久違的家,習慣性將車子駛入自己的車庫,才剛下車,便見卓兆宇就在外頭等著他。

    “不要還沒結婚就急著要蜜月,想要蜜月,也要先把工作處理到一個段落,要不然你的秘書每天吵我,讓我的頭很痛。”卓兆宇冷冷丟下話,隨即轉身離去,但字里行間卻已經充份表態要他回四方的決定。

    “他好像沒那么壞嘛。”跟著下車的柳橙小聲說著。

    卓煜倚在車身,撇了撇唇,嘆口氣道:“也許就像你說的,我已經太久沒正視他,沒發現他也在改變。”

    “沒關系,知錯能改就好。”她笑嘻嘻地說。

    “多謝女王教誨。”他拱拳以剝。

    “神經。”柳橙笑罵著,挽著他的手,離開車庫,走向庭院,現場已經有不少人,各式料理則是順著庭院的周圍繞上一圈,陣仗相當嚇人。

    “你在這里坐一下,我去幫你拿點吃的。”拉著她在庭院里的英式排椅坐下。

    “好。”

    目送著他去自助餐式的餐臺上取餐,便見有不少人立刻圍上他,不分男女,話題全都繞在最近還在夯的事件上。

    只見他落落大方,壓根不別扭。

    突地,瞧見一抹身影跑到他面前。“卓先生,你還記得我嗎?”

    “莊小姐?我當然記得你。”

    “友慧,叫我友慧就好。”莊友慧一臉期待地看著他。“我所謂的記得,是指你還認不認得出來,十年前那個撿到你護身符的人是我。”

    不遠處,柳橙震顫了下,盡避現場人聲鼎沸,但她還是精準地捕捉到兩人的對話。

    “……你?”卓煜微愕地看著她。

    “對呀,我看到新聞畫面,聽到你說的話,才想起原來我早就見過你。”

    柳橙心頭遽震,感覺呼吸受阻,但卻舍不得移開眼,直睇著兩人,瞥見了莊友慧眼下的淚痣。

    淚痣?

    她恍然大悟,原來十年過去,他早已不記得當初女孩的模樣,只是女孩有顆淚痣,讓他以此相認,剛好她的左眼下也有顆淚痣,所以他因而誤認……而他一直想尋找的人,想不到竟然是莊友慧。

    她想起莊友慧曾問過,他的愛情是建立在先來后到的狀況下嗎?

    如今想來,真是諷刺。

    虧她還想隱瞞秘密……仿佛老天惡意捉弄人似的,在她下定決心之后,正主就立刻出現,像在嘲諷她癡人說夢。

    真相被揭露的瞬間,她不敢面對他,感覺自己極為不堪,只想逃。

    她顫巍巍起身,不斷地往后退,看著他震愕的表情,聽不見他們的對話,直到看不清他們的身影,她才轉身就跑。

    眼前是卓家的庭院,燦亮燈火照映扶疏林木,她順著較暗的小徑走,邊走淚邊流。

    卓家這扇門,她踏不進來。

    太窄,沒有縫隙,沒有她的容身之處。

    淚水模糊眼前的景致,腳下一個踉蹌,她撲跌在地,膝蓋磨破,痛得她站不起身,卻感覺一道陰影從面前罩來。

    “你把我說的話都給忘了。”

    柳橙震了下,傻愣抬眼,淚水讓她看不清卓煜臉上的表情。

    但是,他朝她伸出了手,輕柔地將她摟進懷里,讓她可以坐在他蹲起的腿上,查看她的傷勢。“你這小傻瓜,是想跑去哪不要我了?”

    他和友慧閑聊幾句,說著過往,回過頭,便見到她逃跑的背影,教他撇下友慧不管,趕緊追著她。

    “我……”

    “你在想什么?”他嘆氣,直看著她滲血的膝蓋。“聽見我和友慧的對話,就跑了,就這么不信任我?”

    “可是……”她囁嚅著,淚水在眸底打轉。

    “我曾經想過,你可能不是我要找的人。”卓煜低喃著,抱起她,繞過庭院直往自己的木屋走。

    “那你……”

    “但是實際上,對我而言,那已經不是很重要的事了。”走回自己的屋前,先將她放下,掏出鑰匙打開門之后,才又將她抱進屋內,擱在沙發椅上。

    “別動,我去拿醫藥箱。”

    不一會回來,見她淚水掉得又急又兇,他不禁安撫,“別哭了。”

    “我對你說的事一點印象都沒有,可是,我是直到你幫我慶祝生日那天才發現不對,我不知道要怎么跟你說,但是藏著秘密,我又好難過。”

    總覺得怎么做都是錯,讓她每天活在罪惡感中,總覺得自己偷了別人的東西。

    “藏得好,你愿意藏,那就代表你愛慘了我。”他勾笑,吻去她臉上奔流的淚水。

    “我第一次看見友慧時,就覺得她非常熟悉,可是那又怎樣?我認定的是眼前的你,我要的是你,我說過了,我真的沒有戀童癖。”

    說到這里,他又忍不住嘆氣了。

    “但,當初支撐著你的人,并不是我。”她扁著嘴,淚水如斷線的珍珠掉落。

    “那不重要了,現在支撐我的人是你呀。”卓煜有點慌了,不知道該怎么安撫她。

    “這樣不夠嗎?況且我沒打算跟友慧交往,友慧已經有個要好的男朋友了,她跟我說那些話,只是因為一段共有的回憶而已,她沒有惡意,你不要想岔。”

    “可是,如果可以早點遇見你,多好!這樣一來,在你心中的所有回憶都是我的。”不說回憶還好,一提到過往回憶,她哭得更慘。

    卓煜愣了下,低笑。“原來,你這么想獨占我,真是……太棒了!”被迫切需要的感覺,竟是如此甜美,教他止不住笑。

    “你真的要我?”柳橙淚眼婆娑地看著他。

    不安、倉惶、不知所措的情緒將她的心擠得滿滿的,她顫如雨中落葉,想抓著他,卻又沒有確定感,讓她不耿碰觸他太多。

    他直睇著她,突道:“記不記得你說,你生日的時候要我綁著緞帶?”

    “嗄?”她傻氣地看著他,一時之間不能理解他突來的話語。

    “緞帶在樓上,你想替我綁嗎?”

    “等等,我不是在問這個!”她有點惱。“我是說,你真的還要我嗎?”

    “要!我當然要!生日那天因為狀況太多,我放過你了,想要等到你安心,等到你愿意,已經延后好幾天了,你到底給不給?還是干脆換我問你,你到底要不要收下我這個禮物?”

    柳橙眨眨淚濕的羽睫直睇著他佯裝惱意帶笑的臉,突地張開雙臂擁抱他。

    “要。”她甜柔啟口,像個撒嬌的小孩,教他心頭發軟。

    “那還等什么?”快速替她上藥之后,他隨即將她打橫抱到他樓上的臥房。

    這一夜,卓家熱鬧非常,當眾人都在尋找真正的男女主角時,卻沒人發現,他們兩個就躲在自家樓上,玩著游戲。

    “……你確定你要這樣綁?”

    卓煜的聲音有點悶悶的。

    “不然要怎么綁?”柳橙的聲音有點緊張。

    “你綁成這樣,你確定你解得開?”

    “糟,我打死結了!”她低呼著。

    被五花大綁的卓煜,雙手雙腳被纏綁在一塊,像頭要上架賣的豬,他躺在床上,無法動彈,好半晌才涼涼地問:“其實,你只是想報復我、整我而已,對吧……”

    這德性要是被人撞見,他也不用做人了,真的。

    “等一下,我一定可以解開,你等我一下。”她很認真地坐在他身旁解死結。

    “拿剪刀比較快好不好……”

    “不要,我要自己解。”

    “……你一定是故意的。”

    “你不要吵我!”

    “天都快亮了……”

    他的身心都涼了……

    全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滋味小說網繁體手機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說網簡體手機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豪門好窄~一厘米的秘密最新章節 | 豪門好窄~一厘米的秘密全文閱讀 | 豪門好窄~一厘米的秘密TXT下載
大乐透走势图500期